• <th id="nay4e"></th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
    <big id="nay4e"></big>
    <th id="nay4e"></th>
   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    <big id="nay4e"><nobr id="nay4e"></nobr></big>
  •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 

    第二回 善掃興又遭惡掃興

     

      紅樓易登,雅人堪戀。王孫芳草春風面。五陵裘馬入平康,萬兩黃金埋肉塹。金盡花憎,囊空柳厭。豪華才子遭輕賤。依依新結并頭鴛,凄凄舊日穿簾燕。右調《踏沙行》

      說那地板上響的一聲,原來是江干城的肚兜線腳斷裂,內中一封銀子掉將下來,故此一響。馮人便忙去拾起,打開看時,是六錠雪白紋銀,驚道:"幸喜掉下此處,倘若街坊行走時掉下了怎好。"桂媽滿面春風接口道:"看來此銀,大數該是小女的。"干城笑道:"原是要送與令愛的。想是肚兜壞了,故此掉下,即請收了便是。"桂媽歡容笑口,接了銀子,即進內拿出一個繡花肚兜來,說道:"此是小女繡與我用的,如今轉送江爺。"干城接來看時,繡得佳妙,做得細巧,贊嘆作謝了兩聲,就換下了腰邊的舊肚兜。

      桂媽忙叫鴇兒備酒。干城即攜媚娘之手,登樓入房。馮人便也隨著。只見房中有胡琴,有琵琶,有笙簫,有羯鼓,凡取樂之物,無不周備。更有:

      金鼎名香熏翠被,妝臺青鏡理云鬟。

      二人并肩對鏡,媚娟把云鬢扶扶,朱唇點點。干城笑道:"鏡中又有一娟姐,我將呼而出之。"媚娟笑道:"鏡中人今夜月明時,少不得到郎君枕上,何必相呼?"馮人便把手一拍道:"好趣話兒。"不多時,樓下酒已整備,鴇兒來請。三人下樓敘坐,呼盧行令,飲了一番。

      鴇兒去取了鳳簫、胡琴來。媚娟接過胡琴,輕舒纖指,彈出一套《月兒高》:

      流落煙花院,棲遲奈何天。背影偷彈淚,逢人強取憐。恁的情懷,有甚風流妍?無聊謾把、謾把絲弦綰。那更怨聲凄斷,寂寞轉添。夭強移步,向花前,倩花來排遣。誰是瀟湘一段緣?

      這首詞兒,是媚娟自傷薄命,遭此離亂,陷入煙花的話兒。干城與人便雖然不曉,也胡亂稱嘆了一番。

      媚娟又取過鳳簫,吹了又歌,歌了又唱。有了酒,桃腮愈艷,聲調越清,引得江干城欲情如火,將蒙朧醉眼注著媚娟,半時不轉睛。馮人便明白,抽身告別。干城忙忙一送,即轉身來,攜了媚娟登樓,閂了房門,急急抱了媚娟就枕。解去羅衣,但見酥胸白潤如脂,金蓮窄狹如線,真可愛殺,膿情難禁,不一時,云收雨暢矣。

      二人起床,天色已暝。鴇兒高燒紅燭,又送晚酒入來。兩人床前對坐。飲未三杯,干城問道:"姐姐今年貴庚了?"媚娟答道:"十九歲了。"干城又問道:"仙鄉何處?有何親人?系何來歷?"媚娟愀然蹙眉,低回想了一刻,答道:"妾今已為墻花,君來無非浪蝶,不過博一場歡娛采取而已。若欲說起根由,妾將青衫淚濕。君無益于妾,妾貽戚于君。倘使我媽知之,道我對客悲傷,必加譴責。幸君開懷飲酒,妾當鼓琴以勸。"干城心中想道:"只為他姿容態度仿佛前妻,故此有心一問。但覺交淺言深,未免唐突了。"但聽媚娟鼓胡琴,唱吳歌。唱道:

      姐兒窗下繡鴛鴦,薄福郎君,搖船正出子個浜。姐見子個郎,來針搠子手。郎見子個姐,來船也介橫。

      干城道:"小生船已橫矣,姐姐莫非針搠了手么?"兩人笑飲一回。飲罷,媚娟添香剪燭,漱口洗腳,做了一番上床的工夫,雙雙又入了被窩,尤云殢雨。

      次朝,直至日上欄桿,方才起床。慢騰騰的梳了洗,理了妝,抹抹骨牌,彈彈絲弦,下下圍棋,打打雙陸,不是茶來,就是酒到,一連度了五日。

      到第六日早間,桂媽走到門邊,叫媚娟出去,故意響響的說道:"江爺之物,今已完成,恐有他客到來不便。今日可辭了他。"媚娟回言道:"曉得,且看。"桂媽道:"不必看,辭他便了。"媚娟點點頭,轉身來理妝。干城在床上聽見,想道:"鴇媽從來無義,但覺此人更惡!我十二兩紋銀,難道住了五夜,就來逼我出門?只是不舍得娟娘。便再破幾十兩,這也是說不得的。"也就起來,梳洗完了,對媚娟道:"適才汝媽所言,我已聽見。卿之恩愛,何忍遽拋!我去再拿銀來,重圖歡會。只是一件,今日倘有客來,賢卿可曲辭之,我立刻即至矣。"媚娟道:"既然如此,郎君可速去速來。"干城應了一聲,急急抽身出門,忙忙走到寓中。只見寓門鎖得牢牢的,十分掃興,就急急的去問鄰人:"可知我家江升到那里去了?"鄰人道:"他連日為主人不歸,在此啾啾唧唧的掛念。今日想是來尋你了。"干城連連跌腳道:"誤事!誤事!我有緊要事情,要銀子用,那里等得他來?"

      鄰人見他急躁,往內拿出一把椅來,說道:"江大爺,且坐坐,他想必就來。"干城坐了又立,立了又走,走了又坐,東沖西撞,竟似見鬼的一般。鄰人問道:"大爺有何急事?"干城道:"近邊可有銅鐵匠人會開鎖的么?你們肯去叫來,我情愿送二錢銀子。"鄰人道:"去叫了來,盛價好到了,何苦又破鈔呢?"干城自念道:"咳!此時決有客了,怎處?怎處?"鄰人道:"大爺,有何客人?在那里?如此慌忙。"干城道:"這鎖你們有舊鑰匙可以開得么?"鄰人道:"這是一把徽州八面須的好鎖,沒有這樣的鑰匙。"干城自念道:"小的是不的,只怕老的無情,決要另接了。"鄰人問道:"那個無情?大爺莫非與他角口,故此要銀用么?"干城道:"你們可看見這老奴才往那一頭去了?"有一鄰人道:"我看他望南去了。"干城道:"我去尋他。"鄰人道:"尋人不如等人好。大爺可耐坐片時,他自然來。"干城道:"不好了,遲了,決決有客了!我去望一望,訂一訂又來。"急急亂跑去了。

      剛剛干城轉身,江升已回來了。鄰人看見,說道:"你主人方才在此,有恁急事要銀子用,好不焦躁。看他言顛語倒,竟似著鬼的一般。我們留他坐了等等,他說道'我去望一望,訂一訂又來',不知有何事故。"江升道:"我主人五夜不回,必然去嫖了小娘,著了魔神,故此又來拿銀。"鄰人道:"哦,是了,是了。我們方才問他,他口中自言自語道:'此時決有客了,怎處?'我們又問他有何客人,如此慌張。他口中又說道:'小的是好的,只怕老的無情,決要另接了。'后來又說來說去,只見叫一聲道:'不好了!決決有客了!'亂跑而去。"鄰人大家笑了一笑,各各走散。

      且說干城急到媚娟家來,只見門兒緊緊閉著,叩了兩下。桂媽出來開門,干城一頭望里邊闖去。桂媽忙忙將身截住,道:"今日有客了,乞江爺暫寬一夜,明日來罷。"干城聽了,就如一桶冰水潑來,十分掃興,呆了半晌,說道:"我方才與令愛訂約,原說拿銀即來,教他辭客,為何又接了?"桂媽道:"我們子妹人家,見了銀子,是要接的。難道現的放去了,倒望賒的?小女也曾再三婉辭,因他是個上京兵部公子,勢頭大,擔當不定,只得招接了。"干城沉吟了一回,無奈,含羞走出。踱了回來,咬牙切齒,恨著江升。

      到寓中一見江升,亂跳亂嚷亂罵道:"老狗才!主人不在,你該守寓,竟丟了去頑耍。要爾這誤事奴才在此做恁?"江升分辯道:"小人因主人連夜不歸,心中掛念,特地來尋。有何誤事,著何緊要,破口罵小人?主人若要銀用,只須拿去用,不管小人事!"一面說,一面取出箱來,捧將過去。干城含了怒氣,開了箱兒,把十兩一封的取了五封,又取碎銀一小封,放入腰間,竟自出門而去。

      江升想道:"主人今日破面罵我,我便飄然去了,這也不難。只是他入了迷魂陣中,這四五百銀子,一勺水,有幾次徜徉,少不得到鄭元和地位。我系三代老仆,豈忍見主人落泊飄流!畢竟候他意氣和平時,苦死阻勸一番。倘主人執性不改,然后飄然辭去,他無怨,我無悔了。"按下不題。

      且說干城拿了銀子,行了數百步,恰好遇見馮人便,作揖道:"數日不見,如隔三秋哩。"人便問道:"江兄可在媚娟處出來么?"干城道:"噯!說起真個心疼。"人便道:"為何?"干城把老奴誤事,媚娟有客,如今有銀之事說了一遍。人便道:"江兄既然有銀,小弟同去交與桂媽。今日自然罷了,明日依舊為入幕之賓,竟圖久計,豈不是好?"干城道:"小弟正是此意。"

      二人踏到門前,叩了兩下。里面桂媽出來,問知是馮相公,開門,看見干城同在,說道:"今日偏背江爺哩。不知馮相公有何話說?"人便道:"江爺要與你女圖個長久歡娛,先有白銀五十兩在身。"未曾說完,桂媽便笑堆滿面道:"此處不便說話,公子相公正在小女房中。請進里面坐談。"引了到自己臥房中坐下,擺出許多茶果,恕殺許多罪過,又笑說道:"江爺今晚不要去別戀新人,忘卻了小女。"人便道:"看他性命俱在你女兒身上,這也不必多慮。"江干城只為面前不見了媚娟,不比昨日能笑能言,竟似呆木一般了。正是:

      分明人在小樓中,咫尺猶如隔九穹。

      楊柳依依不改綠,桃花又向別人紅。

      江干城入了迷魔,看得五十兩銀子就如石塊一般,軟軟的取出來,送與桂媽了。當日,人便見干城無聊無賴,又引到一妓家過夜。只因心在媚娟,雖然一般做事,只是點名畫卯而已。

      次日午前,到媚娟家來,又回說公子花園有酒,要接去侑觴,還有四五日哩。干城心中煩惱,邀了人便,踱到自己寓中,意欲談談心事,消遣消遣。叫江升:"拿拜匣來,我要銀用。"江升吃驚道:"大爺昨日拿去的五十兩銀子呢?"干城道:"是我的銀子,是我用去了,難道要你管我不成?"江升只得送過拜匣。干城取出碎銀,稱了三錢,叫買魚肉酒菜之類。江升接了銀子,只得去買辦,見主人將銀亂潑,口中叫苦叫屈,眼中不覺垂淚。

      干城沒有心機,竟引了人便,直到自己臥房坐下,大開拜匣,將銀子一封一封取與人便看看,說道:"此物乃弟與娟娘天長地久之物也。"然后收拾鎖好,放在床頭。俗語說得好:"財不露白。"黑烏目朱見了白銀子,除是正人君子才不動心。只道人便是個好人,那知他肚中已做成一篇銀子文章了。正是:

      莫信直中直,須防仁不仁。

      生平假忠義,見利也偏心。

      且看馮人便做這些銀子的文章,如何入手,如何立局,如何結構,再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評:媚之凄惋處愈見風情。中末擬鴇家之惡態,寫干城之風癡,無不曲肖。媚令人憐,鴇令人嘆,江令人笑,此(后缺)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

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