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nay4e"></th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
    <big id="nay4e"></big>
    <th id="nay4e"></th>
   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    <big id="nay4e"><nobr id="nay4e"></nobr></big>
  •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 

    第四回 俠窈窕私蓄贈傭人

     

      憶昔尋歡列畫屏,花前酒后好風情。春殘緣盡,飄泊一浮萍。難得嫦娥偏有意,虛堂又見月痕生。冰心偏熱,兩次贈卿卿。右調《相思引》

      江干城將一百兩銀子和盤托出,早被桂媽估絕了。又與媚娟歡戀了數月,桂媽便冷言冷語,將媚娟似罵非罵,說道:"我們子妹人家,須要迎新送舊,方糊得一家口活。誰似我家蠢婦,只戀了一個,叫我們俱餓死不成?"說了兩次,干城雖然聽見,只作不知,勉強住著。媚娟見桂媽罵不過,只得開口道:"妾與郎君,非不欲天長地久,奈我媽變卦,諒難久留。郎君可裁一長便之策。"干城含淚道:"向非惡仆盜銀而去,此三百金,或可圖謀贖身之計。今既盜去了,前日些須之物,又已罄在娘子之身。如今飄泊無依,為之奈何?"媚娟心中不忍,憑他又住了兩日。

      初時門是閉的,后來竟大開了門,招接了有勢之客,立逼媚娟趨迎。媚娟道:"客已在庭,妾往趨迎,郎君將置身何地?"干城道:"這氣難受!為今之計,只好揮淚永訣而已!"說了,淚如雨下。媚娟也不覺垂淚道:"乞郎君再圖后會可也。"干城只得垂頭低眼,將扇子遮面,趨過中堂出門,抱恨走到寓中,恰又遇房主人來逼討房金。干城此時腰無分文,心中一想,假妝大模大樣說道:"我銀子俱在妓家,一時不帶。寓房我今退還,這些桌椅碗鍋之類,我已用他不著,主人可收用了罷。"將手一拱,竟自走出了門,望南而行。心中戚戚,口內啾啾,一路上自嗟自嘆,自怨自悔,不知不覺,已走到了瓜州地方。肚中饑餓,心中想道:"我小江日日弦歌,宵宵歡宴,見那魚肉都是腌月贊的,如今要一碗飯吃就不能彀了!"望見木場邊鬧熱,就踱到木場邊,見許多掮木的人,一瓶酒,一缽肉,一籮飯,在那里吃,想道:"不如入了此行,也強似叫化。"見內中一人,系鹽行相熟的,候他吃完了飯,扯過一邊,與他商議。那人吃驚道:"江大爺是有體面的財主,豈有此理?莫非取笑?"干城道:"是真的,我只為嫖了小娘,浪去了二三百,又被惡仆江升盜去了三百兩,弄得精光,叫化不得了。"

      那人道:"哦,原來如此。江兄果肯掮木,這個容易。你可吃飯不曾?"干城搖搖頭。那人道:"可就在此吃些便飯,同我們掮木便是。"干城就脫去了寡紗衣,除去了時興帽,竟入此一行中。

      后來干城有時看見馮人便,見他華麗闊綽,自己羞慚,不敢抬頭。馮人便也不時看見干城,只為這三百銀子,賊膽心虛,不敢扳說。光陰迅速,不覺掮了一年的木頭。你道好不苦呵!

      一雙腳,不論冰霜常是赤;

      兩個肩,那拘日月不曾停。

      截腰衫子,破綻又破綻;

      短腳褲兒,補釘又補釘。

      舉人進士的棋桿,時時有分;

      高堂廣廈的梁棟,日日相親。

      正是:

      昔日歡娛嫌夜短,今朝苦楚恨天長。

      且說瓜州有一木客,要接一位表子,因本地沒有好的,對主人商議。主人道:"我有一敝朋,慣在此行,必須去問他便知。"竟到馮人便家中來問。人便道:"揚州騾子巷有一媚娟,姿容美麗,人物風流,兼會吹彈歌唱,好個人品。"主人即回身與木客說知,隨即打發管家們去接媚娟。當日有客,次日接了而來。

      馮人便得知媚娟接到,穿了闊服,走去望望。媚娟道:"馮相公,為何久不到妾家枉顧枉顧?"人便道:"為俗事羈絆,久失親依。"媚娟道:"江郎自從上年相別,不知音耗,未卜近日在那處存身。馮相公可曾相會么?"人便道:"此人只為姐姐,如今落泊之極。雖然有時看見,只因他自己羞慚,遠遠避去了,故此不能相敘。"媚娟道:"為何?"人便道:"如今在木場上掮了一年木了。"媚娟嘆道:"咳!這也可憐!"又沉吟了一刻,道:"千乞馮相公,可邀他來見我一面,我有話要與他說。"人便道:"既如此,我著小價去通知他。"

      人便別歸,即叫管家吩咐:"到木場上去,尋那掮木的江干城,尋著時,說揚州媚娟在木客寓中,要見一面。可引他同去。"馮管家應了去尋,果然尋著,引去見媚娟。

      媚娟見干城面皮紅黑,手足粗蠻,穿一身破落衣裳,十分憐憫,說道:"江郎為何再不到我家來一會?"干城道:"昔年有銀之時,多住了一日,桂媽便有許多激聒,如今如此叫化形景,若走來時,莫說討賤□,也要笑殺了人。"媚娟道:"這也是。但是你如今這般苦楚,無非為我。你可也恨著我么?"干城笑一笑道:"我小江能得與娘子這樣風流標致的人品歡娛了半載,死也甘心。恨只恨江升盜我三百銀子而去,日夜切齒。"媚娟道:"往事休言了。你明日可措辦些衣服,到我家來一會,我另有話說。"說完,手中將五兩銀子,密付與干城袖中。干城接了銀子,恭身謝謝而別。

      過了兩日,打聽得媚娟回揚,隨即也到揚州。去典鋪中買了兩件半新不舊的時服,穿著停當,依舊妝些浪子的態兒,搖擺到媚娟家來。那桂媽鴇兒看見是舊時的江姐夫,畢竟良心發現,也覺歡喜。可幸此時還未有客,媚娟就接住了江郎,待茶待酒,是不消說得了。

      當夜,干城是苦中作樂,雖云雨之間,也覺老成,不比當年狂蕩了。睡了一夜,聽見雞鳴,便輕輕叫醒了媚娟,問道:"蒙姐姐教我來此,歡會之外,更有何言?"媚娟道:"江郎為我而貧,若在掮木行中,有何下稍結果!我今贈你五十金,可去做些生意。以后須要老成質實,不可再入煙花。明年此時,不拘趁錢折本,必須要再來會我,不可忘懷。"干城道:"只恐娘子見棄,所以不敢相親。若依我小生之情,雖會而再會,亦不嫌多,豈至忘懷!但蒙娘子厚賜,當努力苦門爭以報之,決不敢有負也。"兩人仍復歡娛一場,濃睡一覺,不覺日上欄桿。媚娟將五十兩銀子悄悄付與江郎。干城小心囊束在腰,辭別娟娘出門。

      一路計較生意,心中不定。到課店中起一課兒,還是依舊販鹽好,還是嚴州買漆好。那先生卜得買漆的課,利微穩當;做鹽的課,成敗不一,還有兇險。干城聽了,一竟到嚴州買了漆,到杭州來賣。

      來來往往,做了一年,有一百五十兩在身。此時已將近媚娟訂約之期,記念在心,要到揚州相會媚娟。畢竟路由杭州北關寫船,干城寫了舡,只因客人未齊,還要明早開船,乘閑在大橋頭踱踱兒。忽然記起七八年前,在龍游起身,宋岳父說有一妹夫俞月湖,挈了妹子在此大橋邊開一面店,教我通個信兒。因前屢次開舡忙促錯過了,今日何不去訪問訪問,也知他一個下落,隨即去各面店中問詢。旁有一老人道:"俞月湖當初面店大興,可有千金。如今兵火之后,竟已消散了。他的妻子俞老娘,為兩個女兒被倭兵擄去了,兒子又殺去了,哭得眼睛都雙瞎哩!你來你來。"隨即領了過橋,到一間小小樓房里邊,叫一聲道:"俞老娘,你們有一令親在此探你。"那老人竟自去了。

      只見里邊果然有一個半老的瞎婆兒,摸出來說道:"大爺上姓尊號?是那里來的?"干城道:"老娘可是衢州宋之臣老爹的妹子么?"那婆子道:"正是。"干城道:"小親姓江,號干城,衢州宋老爹是岳父。老娘是姑婆老娘哩。"宋氏道:"原來大爺是內侄夫,是一家的骨肉。難得到此,請坐坐。等我家主公來,慢慢有話。"干城道:"俞姑父何處去了?"宋氏道:"每日挑柴去賣,距晚方回。"干城道:"宅上更有何人?"宋氏道:"咳!說起心疼。一個小兒,前年被倭兵殺去了。還有兩個花枝般的小女,也被倭兵擄去,故此我的眼兒都哭壞哩!"干城道:"咳!原來如此,甚是可惜!令愛如今算來有多少年紀了?"宋氏道:"大女兒擄去時十七歲,今年有廿二歲了;次小女擄去時十五歲,今年有二十歲了。大女名喚福姑,次女名喚祿姑。江大爺在江湖上,可替小親打探打探。萬一有相會之期,也不可知哩。"干城道:"小親自然留心。"隨即起身告別,竟到舡中。

      次早開舡。一路心中想道:"昨日姑婆老娘,目雖瞽,面雖老,骨格之間略似媚娟,媚娟又略似先妻。先妻系宋門所出,莫非媚娟亦宋氏所生?日后相會之時,不免把言語探他一探,便知分曉了。"

      不止一日,已到揚州。急急去見媚娟,媚娟接住。此時干城有了銀子,又覺舒暢起來,依先同媚娟吹吹、唱唱、彈彈,度過一日。黃昏房中小酌,媚娟低低問道:"郎君生意何如?"干城亦輕輕答道:"多蒙娘子厚惠,生意如心,今有一百五十兩在身。目今意欲置買茶葉進京,只因本少難行,故此躊躇。"媚娟道:"須多少本銀乃可?"干城道:"須再得一百五十兩,湊成三百,便可做了。"媚娟道:"這也易處,妾為圖之。"干城拱手道:"蒙娘子如此用情,容圖銜環之報。"媚娟道:"妾有萬千心事,欲托郎君,奈今尚非其時也。"干城忽然記起宋氏姑婆所托之言,便探一探道:"娘子的根由來歷,莫要瞞我,我已略知一二了。"媚娟道:"知我何人?"干城笑道:"娘子今年二十二歲,名喚福姑,是不是?"媚娟吃驚道:"福姑乃是家姊,郎君何以知之?"干城見探著了,大笑一笑,低聲道:"令姊是福姑,則娘子是祿姑不消說了。"媚娟道:"誰對郎君說來?"干城道:"已曾見過令堂了。"媚娟又吃驚道:"果然是真的?"干城道:"難道謊你不成?令尊可是俞月湖么?令堂可是宋氏么?"媚娟正容道:"果然是了。可知家父家母近日如何模樣?"干城道:"昔日叩見時,令尊暫出未會,令堂因長子見殺,二女被擄,哭得雙目俱瞽了。"

      媚娟早已眼淚汪汪,說到此處,不覺滂沱如注,嗚咽難禁。只見門外鴇兒添酒進來,忙忙"住了淚,故意撫弄胡琴。鴇兒去后,媚娟道:"此時恐怕窗外有人,未可談心,少頃與郎君床上枕邊言之。"二人無心飲酒,用些飯,竟吹滅了燈,上床而臥。

      媚娟急欲談心,干城又求歡會。事畢,媚娟問道:"郎君與家母,何人指引,何地相逢,得以知之親切?"干城道:"衢州宋之臣,系是我之岳父,依今說來,乃是娘子之母舅也。令堂系先妻之姑娘,先妻乃令堂之侄女。我昔年出門生意之時,岳父曾吩咐,若到北關,可尋至妹家俞月湖處望望,討個平安信兒。此時若然造宅,與娘子也有一面之識了。奈因開舡急促,不及造宅耳。日前來時,特特尋訪,只因遭倭夷兵火之后,移換變更,后生多有不曉。虧一老人家引去,相見令堂。說起,托我江湖上訪問兩女消息。我思昔年初會之時,便問娘子根由,娘子拒不肯言,不料今已尋著源頭了。"媚娟道:"郎君昔年究妾根由,非妾拒而不言,只因此時郎君不過是浪蝶游蜂,言之無益,還恐見笑于君。依今所言,妾與郎君乃表姊之夫,叨在親親。況且妾乃遭患難之女,郎君已歷過患難之人,竟欲以終身之事,全托君家,幸君家勿以殘花敗柳,棄而不取。則歸宗復本之圖,仗郎君為妾主之。"干城道:"我自去年究問娘子根由,便已有心贖身,豈但今日。但歸復之謀,于今勢有不能,力有不及,必須待我京中賣茶回來,或我自圖之,或與令尊共圖之。那時,出死力以謝娘子,亦所不辭。"媚娟道:"郎君可早去早回,無辜妾之所望。"說了,即起床來,將平日所積之銀,暗中摸來,做了一大包,用帕兒結好,交付與干城道:"此銀約有二百兩,今已盡付郎君矣。"干城將手一摸,接來放在床頭。次日起來,收藏在身,別了出門。

      看江干城此番生意,不知趁錢折本,怎生回報媚娟,且看下回演出。

      評: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有合處,云霞風雨之致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忽而破涕為笑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

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