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nay4e"></th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
    <big id="nay4e"></big>
    <th id="nay4e"></th>
   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track id="nay4e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nay4e"><small id="nay4e"></small></code>
    <big id="nay4e"><nobr id="nay4e"></nobr></big>
  •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 

    第十二回 寫春 來鳳

     

      話說嫣娘問富春怎樣恭喜,富春總不說,嫣娘也只得罷了。到了第二日,一早丫頭來說:“老太太叫大爺。”嫣娘去了。到了上房,鄭氏說:“你好造化!”嫣娘說:“兒子沒甚造化。”鄭氏說:“你媳婦昨日沒向你說嗎?”嫣娘說:“沒有。”鄭氏笑了一笑說:“這孩子也算會做事的,這是要叫我開口的意思。”嫣娘說:“到底是甚么事?”鄭氏說:“我昨日叫他來送你干姐妹,你干姐妹去了,他向我說園中自宜人以下有阿粲、娉婷、娟、婳、關、窈這些人,又添上我帶來的雁奴,個個俱是才貌雙全,我想一并求老太太恩典賞給他收在房里罷。一則他們都是相處甚久,如今若是打發了他們,他們必不肯去;再則我心里也不忍,就是后來家務也可幫幫我了。他這樣說,我倒喜歡這孩子賢德,不知你可愿意?”嫣娘不好應承的,說:“未免太多了些。”鄭氏說:“你想去哪幾個?”嫣娘說:“也沒有可去的。”鄭氏說:“就是這樣好,依你媳婦的話不錯。”嫣娘說:“這是母親的大恩。”說著就跪下磕了兩個頭。鄭氏說:“你到園里去,我過一時再叫你,去罷!”

      嫣娘到了園里,進了明月清風廬,又進了里間,看富春在妝臺前坐著,正在曉妝,嫣娘笑著,恭恭敬敬作了兩個揖。富春說:“你瘋了。”嫣娘說:“我倒沒瘋,只怕是你瘋了。”富春說:“怎么是我瘋了?”嫣娘說:“你說你不瘋,你勸著母親叫我收他們。明日我收了他們,我就今日在此,明日在彼,不給你打個照面,那時候,只怕解元夫人高居蓮幕,有名無實,悔之晚矣!”富春說:“雁奴過來,去叫娉婷也來。”雁奴不知作甚么,就去叫娉婷來了。富春說:“你兩個把我們小廝推出去。”他兩個笑著把嫣娘推出里間,富春又叫將門關上。嫣娘在外又是敲門,又是懇求,總不開門。過了一時,嫣娘聽屋里唧唧噥噥,一時又微微的笑,就在門縫里偷偷的一看,看著富春叫娉婷坐下給他開了臉,又叫雁怒坐下,也給他開了臉;又替他兩個梳了個長生不老的頭,又拿些釵釧給他戴上,又拿些新鮮衣裙給他穿上。收拾畢了,富春自己開了門,哪知嫣娘正在頭靠著門往里望,不妨門一開,就一跤撲在門里地下,富春大笑說:“真真是妻不如妾,方才給我作揖,見了他兩個你就磕起頭來了。”嫣娘扒起來,笑著給富春作了一揖說:“有勞有勞,多謝我謝!”正在說著,丫頭來說:“老太太說叫少奶奶各處去給他們開臉,收拾完了,就帶到上房去。”富春答應著,就叫娉婷、雁奴跟著到了處處。進了聊寄齋,婳姐三個人接著,富春說:“三個小奶奶,恭喜!”他三個紅著臉也不出聲,富春就給宜人、阿粲、婳姐俱開了臉,又叫他們換了新衣,又說:“我現在〔成了〕牡丹,百花隊里的花王。你三個也跟我到所所去。”他三個倒不好意思的,也不出聲,只得跟著去了。走到所所的正房,進了屋,關關、窈窈接著,說:“少奶奶跟姐姐們今日往哪里去?”窈妹說:“我也帶你走個人家。”關關說:“往誰家去?”富春說:“往你家去。”又問娟姐哪里去了,關關說:“不知他哪里去了。”富春說:“你去找他來。”關關去了。富春就給窈窈開了臉,換了衣裙。一時關關、娟姐來了,他兩個都已明白了,進來見了富春,只是臉上紅紅的,富春說:“你兩個新貴人也坐下罷,好給你們開臉。”又把娟、關收拾畢了,富春坐下向上一望說:“這屋里如何無匾?可以今日之事作個匾額以記其盛,名為‘攜艷館’罷。”又叫他們都站在一排,富春起來一看,看過說:‘可惜’二字,今日到臨到我頭上來了!假使我是個男子,真真‘任是無情也動人’。你們跟我到上房去罷。”富春走著,宜人、阿粲、娉婷、雁奴、娟、婳、關、窈俱跟在后邊,真是過去香生,踏來春嫩,又有那一派環珮叮咚,如仙子下界一般。

      到了上房,富春也給鄭氏磕了頭,說:“給老太太道喜。”又叫宜人他們一字排開給老太太磕了頭,老太太又叫他們,說:“給你們奶奶磕頭,以后只叫奶奶,不許叫少奶奶了。”富春說:“還未給他們爺磕頭,我何敢先收了禮!”鄭氏說:“這便宜他們爺就太多了,都是你〔賢〕惠能逮下禮,應該叫嫣娘來給你磕個頭才是!”富春笑著說:“老太太這是喜歡極了的話。”鄭氏又各各賞了些釵釧、衣裙料。鄭氏向富春說:“你領他們去罷。”富春領著要走,鄭氏說:“你們還等一時。”又叫丫頭去叫了嫣娘來。嫣娘來了,見了鄭氏,給鄭氏磕頭道喜,鄭氏又叫宜人他們給嫣娘磕頭,鄭氏說:“你如今心里也足了,以后凡事總要聽你媳婦的話,這孩子比你明白多咧!”嫣娘答應著,又望著富春笑了一笑。鄭氏說:“都去罷。”

      一齊到了園里,宜人八個都跟著嫣娘、富春進了明月清風廬。嫣娘、富春坐下,宜人八個站在旁邊,富春說:“你們仍是照舊住著,明日是端午佳節,我方才看亭子外邊池子里的荷花也開了幾朵,明日我同你們到亭子上賞荷,就算給你們吃團圓酒,都去歇歇罷。”宜人六個去了。富春又向嫣娘說:“你同這兩個新娘子也去坐個床罷。”嫣娘笑著說:“慌甚么。”富春說:“我可不得陪了。”說著進了里間,叫雁奴來說:“你今日暫陪我一陪,你把這長幾擺開,鋪上紅氈,拿塊素絹來,再把各樣顏色碟子拿來。”雁奴一一都收拾好了,富春就拈起筆來畫個工筆小圖,先把鏡臺擺在面前,照著鏡子畫了自己的小照,又畫了宜人、阿粲、娉婷、雁奴、娟、婳、關、窈各各的小像,或是觀花,或是看柳,或是整理云鬟,或是小立石畔,即名為《攜艷圖》,足足畫了半天,又畫了大半夜。到四更畫畢,收拾睡下,問雁奴說:“大爺哪里去了?”雁奴將手向那邊一指,又笑了一笑,富春說:“你就在這凳子上睡罷,莫驚散了鴛鴦夢不成,不然又要并蒂花開連理枝了。”雁奴笑著也睡下了。

      到第二日一早,宜人六個俱來給富春請安,富春叫他們俱在明月清風廬吃了飯,一齊到亭子上去。富春憑欄而看,見那荷花靜香襲人,幽艷悅目,說:“這時候大爺一個人在屋里,不知急的怎么樣?我來也沒請他,他自然是不好來的。”向宜人說:“你去請大爺去。”宜人去了,見了嫣娘,嫣娘問說:“你來作甚么?”宜人說:“奶奶請你。”嫣娘說:“你坐下,我跟你說話。”宜人說:“爺跟前我如何敢坐。”嫣娘說:“你怎么如今到生分了?”說著笑了一笑,拉宜人坐在一塊說:“如今我才知道你真不嫌我了。”又笑了一笑說:“我比李立何如?”宜人說:“你也不可太高興了,明日我們同奶奶將你捆起來審審你,問這拐騙人口一案。”宜人又說:“快罷,莫去遲了。”說著都站起來,宜人將嫣娘衣服一掀說:“我看看膝蓋跪腫了沒有?”一會又說:“小的不敢了。”說著笑著一齊出了屋。到了亭子,富春接著進了亭子,叫丫頭將四面格子俱以開了,望著池子的荷花。又叫丫頭將席擺上,用一大圓桌,富春說:“這是取團圓之意。”又叫宜人八個都坐下,又叫丫頭去把《攜艷圖》拿來遞給嫣娘,叫他一一對著人去看看,看可像不像。嫣娘看了一會,又看了他們九個,真真一般。嫣娘贊了一會,富春又叫丫頭去拿了筆硯來,就在圖后各題一贊,作五古一絕,題畢遞給嫣娘看。嫣娘說:“夫人有贊,爾等各宜敬聽可也。”富春說:“你真有些孩子氣,這幾句話如何又裝出戲上道白的樣子來。”嫣娘說:“莫說了,聽我念罷。”題宜人的是:

      我向眾香國,細問爾前身。

      風流那可說,只覺爾宜人。

      阿粲

      今夕何夕兮,我見此粲者。

      這樣巧樣妝,阿儂為誰也?

      娉婷

      娉婷復娉婷,宜向東風立。

      不讓柳生春,三眠又三起。

      雁奴

      莫向秋風飛,秋風寒栗栗。

      這般翠羽衣,如何禁得起?

      娟姐

      可是巫山女,可是月宮仙?

      娟姐此一字,肯不付嬋娟?

      婳姐

      妖嬈亦姽婳,有情何多情。

      只愁風流樣,畫工畫不成。

      關關

      雎鳩乎關關,爾正可為匹。

      詩先得我心,已從許第一。

      窈窈

      十五小女郎,窈窈真窈窈。

      我聞笑語聲,一點櫻桃小。

      嫣娘讀畢,拍手大笑說:“妙,妙,妙,妙!”宜人八個一齊說:“我們這婢子如何當得起,若奶奶則是集群美于一身,凡我輩之所有奶奶則兼之矣。”說著又吃了一會酒,富春說:“我聽〔說〕宜姐、粲姐俱善彈琴,何不對我牛一彈?”宜人、阿粲連忙站起來說:“不過是略解宮商,奶奶若不厭煩,可以彈彈。”就叫丫頭去抱了兩張琴來,宜人、阿粲各理琴弦,彈了一會,富春說:“我最喜歡的是吹簫,若是以簫和琴,則更是洋洋盈耳。”嫣娘說:“這不難。我前日在一親戚家吃酒,有個女(女當)子叫個么鳳,善于吹簫,他這管簫也是個富翁送他的,是羊脂玉雕成的。”富春說:“這女(女當)子顏色如何?”嫣娘笑了一笑說:“也可在這里坐得。”富春說:“你何不著人去叫來。”嫣娘就起來,到前面找著李立說了一會。這女(女當)子本是嫣娘素所物色的,今日恰恰得了這個機會,就叫李立去說著買他,李立去了。

      嫣娘來到亭子上,向富春說:“一時么鳳即來。”富春同宜人幾個一齊吃酒畢了,俱到明月清風廬。天將申酉,一個丫頭引著一個女(女當)子來了。到了屋,給嫣娘、富春磕了頭,又向宜人他們問候了。富春說:“你的簫吹的是好的,請你來,領領妙音。”么鳳說:“本不善吹,奶奶要聽,且吹一支聽聽。”就拿出來一管白玉簫吹著。嫣娘就趁空出去了。富春聽他吹簫,看他那兩只手與玉簫互相輝映,那一點朱唇挨著玉簫,如朱砂班兒相似,不時的夸獎。一時嫣娘來了,富春說:“可以送他去罷。”嫣娘說:“他不去了。”富春說:“你留著明日還吹不成?”嫣娘說:“因為你喜歡,我已經著二百銀子買下來了。”富春只當是頑話,說:“好,明日我也求老太太給你收下。”嫣娘就起來作個揖說:“好好,你始終成全成全我罷。”說著就逼著富春就去,富春說:“果真你買了嗎?你也可謂貪心不足。”富春沒了法,只得到了上房替他周旋著,將么鳳領去見了鄭氏,磕了頭,給他收下。

      回到明月清風廬,富春向嫣娘說:“你如何謝媒?”嫣娘說:“要甚么就有甚么。”富春說:“今日頗熱,我在院里乘涼,你只管自便。我叫么鳳吹簫,我聽《暫誤錦帳春風》,就算謝媒罷,不知你愿意不愿意?”嫣娘笑著說:“情愿,情愿。”

      到了晚上,富春叫么鳳吹簫。吹到三更,一時下起雨來,夜深頗覺寒了。富春叫丫頭將么鳳送到所所去住,他又坐了一時,也睡了。睡到五更,忽覺身上發熱。不知是病不是病,且聽下回分解。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

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