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59 回 張廣太單人斗群賊  顧煥章三杰珠盜寇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堪嘆人生不悟空,迷花亂酒逞英雄。

            追窮到底還無錯,漏盡之時始現功。

            弄巧常如貓捕鼠,光陰恰似箭流弓。

            倘然使得情神盡,愿把尸身葬土中。

            話說張廣太舉刀過得屋來,照定兩個夫人就剁。后邊李貴、鄒忠把他拉住,將刀奪過去,拉廣太至書房,說:“張三兄弟,不可這樣粗魯!咱們這是外住衙門里,比不得在家,傳到上邊耳中 ,就許參你家教不嚴。你把跟著去的家人叫過來問一問, 白天在虎丘山這一伙賊人,像干什么的?”三爺叫姜玉把內跟班的叫來,說 :“沈福,方才是你跟了夫人去上虎丘山來 ?”

            沈福說 :“奴才跟去了 。”廣太說 :“你在半路之上瞧見截轎 子的是什么人?哪里的口音?”沈福說 :“他自通名曹太,是 福建會館看會館之人 。”三大人說 :“你下去吧 。”自己拿過 紙筆,寫了一封書子,交給李貴說:“大哥,這里有一封字兒,明天越早越好,我要是不回來,你就給倭侯爺送去。如要是侯爺收下此信,你即速回歸衙門;等三兩天沒信,將我家眷保送到河西務去 。”李貴說 :“三弟,你這話從何而起呀?”廣太

            說 :“你不必多問 ,拿信外邊歇著去吧 。”李貴也不好深問, 自己回外邊廳房安歇去了。

            廣太收拾利便,帶上自己短把刀 、避血劂,說 :“姜玉,你看守衙門,我要去了 。”姜玉說 :“三叔又往哪里去?”廣太說 :“你不必問 。”姜玉說 :“我也跟著你去 。”廣太說 : “也好,那么你就跟我走 。”姜玉暗帶披刀,候至天有初鼓時 候,廣太兩個人出書房,到院內上房,竟自奔福建會館。從房上走,不從地下走,施展飛檐走壁之能。

            這個福建會館在蘇州正南,離副將衙門八里之遙,在壽峰山口里邊。那座山是東西大路,是從蘇州南關撲奔那里去。一進山口,望西走不多遠路,南大門就是福建會館。里邊有七八百間房,很有勢力,都是本省的大商人修蓋的。看館之人姓曹,名太,別號人稱鴛鴦太歲。里面俱是天地會八卦教的會匪。

            廣太同姜玉來至會館,躍身上房,直望里面躥縱。來至東廂房后房坡,望下面一瞧,正大廳房七間 ,東西廂房各五間, 院中有天棚,底下燈燭輝煌。北上房臺階以下,有兩張八仙桌,東邊那張八仙桌后邊,有一把太師椅子,上面坐定一人:年約六十以外,頭戴三角白綾巾,金抹額,鬢邊雙插白鵝翎;面如紫蟹,兩道掃帚眉,一雙大環眼,準頭豐滿,海下一部黃焦焦的連鬢落腮胡須;身穿粉綾緞色錦征袍,上繡圓花朵,足下粉底官靴。西邊臺階之下那張八仙桌兒后,也坐著一個人:年約五十以外,也是三角白綾巾,雙插白鵝翎兒;面如紫玉,環眉大眼,一部花白胡須。西房臺階下有四張八仙桌兒,后邊坐著四個人,面向坐著:北邊第一個,面如黑漆,衣服是隨身的打扮;第二個,年約二十以外,面如白紙,身穿藍洋縐大衫,有桌案擋著,看不見底下;第三個座位上那人,面如瓜皮,二十有余的年歲,蛋青串綢長衫;第四個座位上那一人,年有二十

            來歲,面如茄皮,身穿青洋縐大衫。東邊有四個座位,上面亦有四人,瞧不很真。正南坐著是鴛鴦太歲曹太,北邊座位上是二龍神馬鳳山,西邊座位上是二會總任山。正西那座位上:頭一個是活閻王馬剛,第二個白面判官馬強,第三個座兒上是逍遙會總張寶任,第四個座兒上是太平會總任鳳蚊。東邊那四個人是:侯得山、侯寶山,還有金槍太保侯勝英。金刀太保候勝杰。共合是九家會總,議論天地會的大事。馬鳳山說:“曹太,你白天就不應該搶張廣太的家眷,倘若一走漏風聲,豈不壞了你我的大事 !”曹太說 :“我打算把他那兩個夫人搶來,咱們大家追歡取樂,再未想到遇見馬成龍,將我鐵棍削為兩段。早晚我非去將他兩個夫人搶來不可 !”

            廣太聽罷,自然大怒,說 :“好一個匹夫!待我前去結果 他的性命 !”翻身跳下房去,大嚷一聲說 :“好一個大膽的匹夫!我張廣太來拿你這一干叛國賊 !”掄手中刀,直奔老會總 任山刺去。眾賊人一見,說 :“不好!快快鳴鑼聚眾 !”只聽鑼聲一響,少時大眾賊人齊到內院。眾會總舉兵刃,大家齊聲說 :“好一個張廣太!當初侯會總待你思重如山,你不該叛天 地會歸大清管。你今天既然來到此處,想要逃走,是不能!我等早要刺死你 ,不想你今天自入牢籠 !”群賊大眾齊來動手,把一個張副將圍在當中。

            小爺姜玉在房上一陣大怒,說 :“你這一干叛反國家的賊 人,休要逞能,我今天要與你等分個高低!”翻身跳入在院中,手內掄刀就望下剁。活閻王馬剛舉棍就打,白面判官掄刀也過來與姜玉動手。大家正在動手之際,侯家四杰也趕到,各舉兵刃,與曹太把姜玉與廣太圍在當中。二人遮前擋后,閃展騰挪。

            外面早把館門上好,不放人出入。內中賊黨一個個擺兵刃,圍了好幾層,齊聲吶喊說:“張廣太小輩,不可這樣無禮!拿呀!

            拿呀 !”張三大人一見人多,心中害怕 ,料想今晚不能逃生,慌忙叫 :“姜玉,你快走,不可小小的年歲死在賊中 !”姜爺一聽,說:“三叔,你不必多牽掛!我今天萬不能舍去了三叔,我自己回衙。人活百歲終須死,何必貪生落罵名!我不過是一條性命,能值多少?跟三叔不能殺賊,齊死在福建會館之中。”

            說罷,掄刀就望下剁,與賊人難分高低與輸贏。姜小爺累得渾身是汗,張三大人也不成。老龍神喝令 :“眾人齊動手,務要 生擒活捉他二人!今天夜晚,在福建會館殺了張廣太,也算替侯會總報仇雪恨,我的氣才平和。”群賊答應說:“我等遵命!”

            活閻王馬剛用棍照張三大人就是一棍 ,廣太望旁邊一閃, 那邊的飛抓趕到,就把張廣太給抓住啦,栽倒就地。張三大人說 :“姜玉,急速回去吧”姜玉見張三大人被人拿住,他又聽 說叫他逃走,他想 :“三叔被人家拿住,為何叫我走哪?”姜 玉年青,自己想錯了。張三大人叫他逃走,是叫他回去調了兵來,給他報仇雪恨。他不肯定,與賊人動手。他如何是眾人的對手?工夫一大,姜玉也被人家用飛抓住了,栽倒就地,被賊人捆上。

            馬鳳山說 :“先把他二人捆在天棚柱上,用涼水淋頭,開 膛摘心,祭奠飛刀大會總侯起龍就是了 。”群賊說 :“遵令!”

            把廣太二人捆在東邊天棚柱子上,面向西。又去了一個人,到后邊取出一張圖影,上畫的是飛刀會總侯起龍的真像。又取出來一個大木盆,里邊放著一盆水,過來了一個人:有四十多歲,花毛兒禿子,身穿深藍布小褂,青洋縐中衣,薄底抓地虎快靴;手持明晃晃的一把牛耳尖刀,來到廣太面前 ,把刀嘴里一橫, 把張廣太的衣服分開。姜玉在那邊捆著 ,直罵說 :“奴賊呀!

            你這些個邪教匪賊,先把我開膛,我不瞧著我三叔死,我先在鬼門關上掛號,魂簿帳上除名 !”又叫三大人說 :“三叔,我

            死了不要緊,惟有三叔你死不得,白發的高堂,綠鬢妻子,你老人家一死,真可慘 !唉!我也不說了 。”張廣太一聽此言,不由心中一陣難受,說:“姜玉,你不必如此說了,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 。”自己雖然自已雖然口中這樣說,心內想起生身的 老母,說 :“你老人家只知孩兒在外邊居官,不想今天死在此 處。若要母子相逢,等待鼓打三更,在夢寐之間,大概我未必準有這樣靈驗 。”想到此處,不由心內如同刀剜肺腑、到刺了 心肝一樣,強忍英雄之淚,自己把眼一閉等死。姜小爺破口大罵。

            只見群賊吩咐:“涼水淋頭!急速把張廣大的人心取出來,祭奠侯會總 !”過來了一個,手拿著一桶水,照著廣太就是一 潑。那個花毛禿子手持著牛耳尖刀,把廣太中衣服往左右一分,照定前心,刀尖兒對準了心口,后手一按勁,只聽“噗哧”一聲,紅光崩冒,鮮血直流。張廣太倒沒死,殺人的那個花毛禿子死了,把眾會總唬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原來自暗中飛來了一瓦,把花毛禿子王熊給打壞了,正中后腦海,沒殺成人,自己死了,把刀也扔了。眾賊人望房上一看,并不見有一人,齊說 :“怪道啊怪道!是哪里來的?”眾 人正嚷之際,又過來了一個賊說 :“你們不必瞎嚷,待我先把 他刺死再說 。”說罷,用刀照著廣太前胸又是一刀。又從北上 房飛下來一瓦,只聽北房上一聲喊嚷說 :“你等這一干賊人休 要殺人,吾來也 !”西房上也是一聲喊罵 :“八卦教匪休得無禮,我來結果你等的性命!”東房一聲喊罵:“叛賊休要害人!”

            這三邊齊望下跳,先用刀將張三爺繩子剁開,又把美玉救下來。

            群賊一個冷不防,齊拿兵刃來把他們三個人圍住。不知救張廣太的三位英雄是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