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72 回 二龍哨探西海岸  王爺兵伐湘江口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江南好風景,醉眼認依稀。

            銜尾水鳧小,潑鱗霜鱖肥。

            遠波停客思,疏影淡征衣。

            回首苕溪夢,何時隱釣磯?

            話說馬成龍在船上一瞧 ,一片水花兒滾滾,自己又害怕, 見王天寵換好了水衣水靠,頭戴分水魚皮帽,日月蓮子箍,油綢子窄袖兒短汗褂,油綢子底衣,水襪子帶底兒。只見他把三節鉤鐮槍擱在旁邊 ,那王天寵叫水手開船,拿出來了一壇酒, 與成龍喝著酒,有幾碟涼菜。只見那水手撤跳板,蕩槳搖櫓曳風篷,飄蕩蕩直奔那大江當中,望西海岸進發。

            王勇喝著酒說:“馬大哥,咱們哥兩個,我今天有一件事,要領教哥哥。在營內當著好些個人,我也不敢說,今天我故意叫你同我探賊,你瞧上不至天,下不至地,出我之口,入你之耳。你也別推辭,千萬你要傳授傳授我。我聽我山寨內有一個白面閻羅張大虎,他說過你在黃河岸野茶館里練過‘棗核拳’。

            他說你這拳腳有三十六路招兒,一招分十手,你練練,我學學,咱們哥倆今天開開心 。”山東馬一聽 。說 :“你這是罵人哪! 

            我哪里會什么‘棗核兒拳’,我是與他鬧著玩來的 ,不知他如 何告訴你,我實在不會,你不必如此了 。”王天寵說 :“那可不成,你這個人要不會能耐,如何成得了這樣大的名。天地會聞你之名喪膽,望影心驚,你這個人真厲害!你不練不教給我,我就打你,打急了之時,你就動手了。要不然,你也不肯動手,善于教給我 。”說罷,揮拳就打,照著成龍臉上就打一掌。成 龍說 :“你別鬧了 。”王天寵又是一掌,正打在成龍的脊背之上,一連七八掌,把山東馬打急了,成龍說:“你這混帳東西,是欺負我 !”一伸手把那大環金絲寶刀拉出來,說:“王天寵, 你是欺負我,我必不能與你善罷甘休 !”說罷,掄刀就剁。王 天寵望江內就跳,馬成龍說 :“不好,他要尋死 ,快救人!”

            只見王天寵從水內出來說 :“你別急了,我不跟你鬧了 。”跳上船來,給成龍賠罪。二人正說話之際,成龍一瞧水面之上直冒水泡兒。成龍說:“那是什么緣故 ?”王天寵說 :“那是元魚,我常下去捉拿那個東西 。”

            正說之際,只見前面水里頭水花兒直轉。王天寵說 :“不 好,里邊有水賊,我下去瞧瞧,他是怎么個緣故 。”手提三節 鉤鐮槍,跳入水內一瞧,從正西有一百多名水手,為首有一個水賊率領 ,懷抱加鋼峨眉刺兩把。王天寵在水內能睜睛識物, 瞧見那邊賊人,他就一擰鉤鐮槍,照著那為首的賊人分心就刺。

            那水寇一擺峨眉刺,望旁邊一閃身,把他身背后的一個水卒刺死。那賊人的兵刃也來刺王天寵,二人在水內一往一來,正動手之際,那水寇一鉆身,望水上一鉆,用峨眉刺貫頂就刺。

            書中交代,在水內動手,會使刀的也是照著人刺去,要想掄刀剁那是不成,水力甚大。

            閑言少敘。王天寵與那水寇行上就下,也有露出腦袋的時會,二人在水上動手,也有在水底下的時會。馬成龍一瞧,說:

            “好家伙,了不得了!我得幫個忙兒 。”自己腰內永遠帶著一 個咂壺兒,他想要拿那咂壺兒,照著水寇的腦袋就打。旁邊有水手說 :“別打,別打!打了賊可以,打了我家主人,那還了 得 !”山東馬說 :“你別管我 !”瞧著賊人就是一咂壺兒。只 見那邊賊人從水內鉆出頭來,成龍要打,又下去了,王勇又上來了。成龍等夠多時,只見賊人又從水內望上一鉆,山東馬說:

            “好家伙 !”賊人一回頭,被成龍一咂壺兒,正打在面門,被 王天寵拿住,扔上船來。天寵又下去,照著那些個水卒一槍一個,扎死不少。也有逃走的,也有死于水內的。

            王天寵上船,見山東馬正審問那個水賊。原來這個賊人就是當年在黃河掛印逃走的水路道臺任永杰。山東馬認得,他是個八卦教,與被殺的盧定河 ,他們都是一黨。馬成龍問他說: “任永杰,你帶著那些個賊人是從何處至此?說實話 !”任永 杰說 :“你不必多問,我是當年不愿意作官,在這海內打魚為 生。方才我正在那水里捉魚,他過去與我動手,我認他是一個水賊,不知馬大人在此。你我原是故人,不可這樣,快把我放開 。”成龍說 :“把你放開?你別裝著玩了!我早知道你是一個天地會八卦教。你快說,吳恩帶多少賊兵,你帶多少人前來出探 ?你說實話吧 !”任永杰說 :“我不知道什么叫天地會, 我一概不知 。”山東馬說 :“來人!你們帶著刀,把這個混帳東西給我一刀一刀的片他的肉 、不準過五錢重;如過五錢重, 我必要把你等照樣兒用刀片下來 。”大家用刀把任永杰給剁死 了,山東馬也沒問出口供,說 :“把他的死尸扔在水內,喂王 八就是 。”王勇說 :“不必問,咱們走吧 。”吩咐開船。成龍 在船上抬頭望,前山坡之上起來了一縷青姻,直透九霄。馬成龍說:“那邊是什么緣故 ?”王勇說 :“那邊那座山是有住戶人家,必然是有瓷窯燒窯哪 。”

            這只小船過了幾座山口,頭一天連夜往下走。次日天明到了西海岸。只聽一聲炮響,旗幡招展,號帶飄揚。正西上有無數的賊兵 ,旗按八卦,當中有白八卦旗一桿,左右俱是馬隊, 當中俱是步隊。有一乘四輪車,是朱砂油漆的,當中坐著一個老道,頭戴八寶魚尾白綾冠,鬢插白鵝翎兒,身穿淡黃色道袍,白綾襪 ,青緞厚底云履;背后插陰陽八卦幡,手中擎太阿劍; 面如白玉,海下一部銀髯。前邊有五六個道童,手執金鎖提爐,兩旁站著有四十八員偏將。眾會總一個個威風凜凜,相貌堂堂。

            賊隊之內,凈大旗就有一百多桿,飄搖搖的亂擺,有五色的大旗。

            王天寵看罷,與成龍說道 :“咱們哥兩個通個名姓 。”成龍說 :“我先通名 。”自己高聲說道 :“小輩會匪聽真,我是 山東登州府文登縣馬家莊的人氏,姓馬,雙名成龍,人稱臨敵無懼、勇冠三軍的便是。奉王爺之命,特意前來探賊 。”王天 寵也自通名姓。吳恩一聽,說 :“我山人在此處,聽有敗殘人 回報我知道,說你在泥金崗帶兵把守。我瞧你是一個英雄,為何不知時務,早早歸降山人,作一個開疆展土的功臣,裂土封候的大將,免遭殺身之害。王天寵,你誆騙我一百萬銀子,我不與你一般見識,你今天早歸降,免得山人動手 。”那邊有一 個人說 :“祖師爺,用陰陽八卦幡,把他們打死就是了 。”吳恩一回手,把背插的那一面陰陽八卦幡,用手一晃,一溜青煙直奔王天寵這只船而來。王天寵跳下水內去了。馬成龍說“不好 ”,“哎喲 ”一聲,“噗咚”栽倒在船上。水手把船望回攏,蕩槳搖櫓曳風篷 。王天寵也自水內鉆出來了,跳上船來一瞧, 馬成龍躺在船上直嚷 :“好家伙,好家伙,了不得啦,要了我 的命啦 !”王天寵說 :“馬大哥,你不必裝死了,起來吧 。” 馬成龍起來,自己發怔了多時 ,與王天寵二人說了些個閑話, 

            吩咐回去吧。原來吳恩那一八卦幡未打著成龍,船一晃蕩,成龍嚇得栽倒。船望回走,到了白龍灘見王爺,回說明了拿任永杰之故 ,又把賊人的大隊兵威回了一遍。王爺甚佩服王天寵, 說 :“ 王義士本爵如回都之時,必要在天子的駕前保薦義士,你名垂千古 。”王天寵說 :“王爺,你不必如此。民子并不為名利,請王爺你急速帶大兵發西海岸,拿獲妖道吳恩 。”王爺 傳令 :“明天備辦戰船,兵發西海岸 !”一夜無話。

            次日天明,眾人乘坐戰船,順天江直奔獨龍關進發。山東馬與馬夢太二人在一只船上,二人喝酒。馬成龍一陣兩眼發直,伸手把大環金絲寶刀抽出來,照著馬夢太就是一刀。夢太連忙躲開,躥出船艙,說 :“你瘋了!咱們哥倆是拜兄弟,你為何 同我拼命?”見山東馬把眼睛一瞪,一陣冷笑,說 :“好個妖 道吳恩,我今天把你結果性命 !”夢太一瞧,說 :“你是真瘋了吧?”見馬成龍一陣傻笑,打罵夢太,就說妖道。夢太派人去請倭侯爺去。少時,侯爺來到此處,先把馬成龍刀給奪過來,又叫人把他按倒,又給他診診脈,說 :“老兄弟,他是得的驚 嚇傷寒,須得吃兩服藥,發散發散就好了。夢太,你要好好的看著他,我稟王爺得知 。”侯爺轉身回稟王爺去了。夢太看著 成龍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到了西海岸,見此處并無一個賊人,就只剩了一座空營。王爺棄舟登岸,派探馬探賊,自己怕有地雷,凡賊人安營之處,俱皆派人刨挖。進獨龍關城,見街上冷冷清清,人煙稀少,就派張廣太署理獨龍關的總兵,留五百兵在此,叫馬成龍就在此處養病。王爺吩咐已畢。只見流星探馬前來稟報說:

            “賊竄湖北湘江口 。”王爺吩咐進兵。

            王爺去后,張廣太在總鎮衙門居住,馬成龍就在書房之內養病 ,一天比一天重。王爺走后,張廣太給他請人開個方兒, 

            吃了兩三劑藥,又派了兩個人給他伺候茶水,自己每天下教場演兵。那本營的守備姓蘭,名叫秀亭,千總周玉山,把總謝得安 ,三人俱是行伍出身。那蘭秀亭是家傳的槍法,本領高強。 張廣太甚為愛惜他 ,要與他學練槍法。蘭秀亭也愿意教給他, 二人常在一處練。

            張廣太到這里之時,是九月間。過了兩個多月,廣太見成龍好了,又反復了好幾次。到了臘月間,成龍也好了。臘盡春來,時逢春正月。成龍雖好了,還不敢給他硬頭東西吃,每天給他一碗小米熬飯,叫他喝粥。成龍本是貪食,吃了就餓,餓了就吃。他叫伺候他的人給他拿好吃的,伺候他的人奉了張廣太之命,不準給他別的吃 。那成龍問說 :“外邊廚房在哪里?

            你去快給我拿點吃的去 。”那伺候的出去就不回來了。成龍等 急了,自己扶了一根棍兒 ,到了外邊,他會聞味,找到東院。 廚房里頭刀勺亂響,原來是廣太他今天請蘭秀亭吃春餅,預備好些個菜,先做得了好些個薄餅。成龍扶著拐杖,望里邊進去,一瞧那邊有好些個菜,把餅拿過來,連那邊咸肉絲、炒黃芽韭,各樣的蔬菜;他把餅一連五張放在桌上,把菜倒上一卷,拿過來兩三棵大蔥,用手扯碎,也卷在餅內;自己又拿過來一條新連兒繩,把那餅用繩捆上,底下自己拿起就吃。一旁的廚子瞧著,也不敢言語了,跑到花廳上找張三大人。

            此時廣太尚未回來,今日操兵操完之時,在衙門內點名放銀兩。廚子正找大人,聽得外面有人報 :“三大人回衙,在二 堂點名 。”正說之際,見廣太進里來換衣服,廚子把那話稟明 白了。廣太進東院內,見成龍正吃得高興,過去從手內把那餅奪過來,說 :“馬大哥,不是小弟不給你吃,怕反復了病。你 須得慢慢的養著,身體強健之時再吃也不晚。”山東馬說:“三弟,我是真餓了,才吃二十多個菜餅 。”廣太扶著他到了外邊 

            書房之內,他此時又覺得頭眩眼暈,渾身發冷,躺在床上,病又反復了,廣太甚著急。只見外邊差官進來說 :“ 回稟大人,探得離獨龍口四十里之遙,有五萬天地會 ,殺奔西海岸而來, 請大人急速調兵防守 。”不知張廣太該當如何退敵,且聽下回 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