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00 回 馬夢太夜逢三險  驗兵刃絕處逢生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人生天地常如客,何獨鄉關定是家。

            爭似區區隨所遇,年年處處看梅花。

            話說馬夢太接過書信來,看見上面封皮上寫的是 :“內函 由京都前門外廣慶茶園發,名內詳 。”后面是“康熙 年 月 封 。”自己拆開一看,見上面寫的是:

            敬請夢太兄臺大人福安。弟孫兆英自拜別后,時常想念,知己之交,不敘套言 。想吾兄大展鴻才,掃蕩邪魔, 雖呂望六韜,不過如是。敬啟者,今有敘盟兄歐陽善、拜弟諸葛吉、張玉峰三人,棍棒純熟,文韜武略,乃當世英杰也,意欲投效軍營,如到之日,兄千萬照應,則弟幸甚!

            書不盡言,并請臺安。片紙草草,面見再謝。

            康熙 年 月 日

            蘭弟孫兆英拜沖

            馬夢太看罷書信,說 :“哪位姓歐陽名善哪?”歐陽善說: “我叫歐陽善 。”諸葛吉笑嘻嘻的說 :“我叫諸葛吉 。”又指 那白面模樣的說 :“他叫張玉峰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三人不認 識我,就應該把我殺了。要不殺害,就該盡朋友之道才是。你

            三人這一耍笑我,連我的朋友你們都瞧不起了!幸虧我馬夢太是不怕死之人,倘若怕死,連我那朋友都不好看哪 !”歐陽善 連連賠罪,說 :“一時的莽撞,情甘認罪,望乞寬恕 。”張玉峰說 :“老哥,都是小弟錯了!此事還得商議一個萬全之策才 是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三人因為什么落在這天地會八卦教中?

            是所因何故呢?”張玉峰把上項事說了一遍,又說 :“今日之 事,我想定一條苦肉計,將馬老哥捆上,送至大寨,到那里就說拿住奸細了。只要見著馬鳳山的面,把老哥你放開了,你我四人拿他。你想好不好?”馬夢太說 :“這不是萬全之計。這 山寨內的嘍兵、教匪要一齊動手,你我該當怎樣呢?依我之見,我先回大營,見了元帥,定下計策,我再回來。到了這里,等至天晚,再依你們那條計策,把我捆上送至大寨,見了馬鳳山,你我四人將他拿住,外面有官兵接應,方能一戰成功 。”張玉 峰說 :“也好。馬老哥,你先走吧,把大營的官兵調來,再作 計較就是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三人明夜晚間還在這里等候就是, 我要告辭了 。”馬夢太往外走,張玉峰三人送出來,說 :“老哥,我等專侯捷音就是了 。”四人分別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出了后山往東,自己走著,心中盤算 :“這是天助 我馬夢太該成這件奇功,我也想不到有此奇遇 。”正思想之間, 抬頭一看,見山路崎嶇,樹木森森,不是來的道路,自己無奈,在各處一找,并無路徑。信步往前,方走了有七八里之遙,腹中饑餓 ,想要吃點飯才好。心中思想,仰面一看,皓月當空, 清光似水,月朗星稀。馬夢太出了這道山口,見面前有座村莊,自己信步進了莊門,到十字街,看那街道平坦,是東西一條街,南北一條街,也有圍子磚墻,四個大門。他走至十字街,往東一拐,聞見一陣羊肉香味。見路北一座大莊門,雙門半掩,羊肉的香味從這大門內出來的。馬夢太一看門內,是路東一間門

            房,見里面燈光閃閃。馬夢太躡足潛蹤,走至臨近,往里一看,屋內南邊是床,地下一張八仙桌,桌子上一盞燈,地下一個炭火爐子,上有一個帶蓋的沙鍋,燉著一鍋羊肉。八仙桌上有一把大瓷茶壺,兩個茶碗,一鍋白米飯。可巧屋中并無一人。馬夢太說 :“我也餓了,不免我吃點飯吧 。”用手一摸,那茶還熱,自己斟一碗,自斟自飲。連喝了幾碗 ,把燉羊肉端下來, 放在八仙桌上,打開蓋一看,熱氣騰騰。又把飯也盛來。正在饑餓之際,端起碗來,狼吞虎咽,吃了一個不亦樂乎。正在得意洋洋,心中說 :“有福不在忙,這是應該我嘴中之食 。”

            正想之際,忽聽那北邊有人說話 :“二哥,我今日燉了三 斤羊肉,煮了一鍋飯,請你吃點。你我二人談談心。”說著話,門一響,進來了兩個人:頭前走的身穿月白布褲褂,足下青布快靴;年有三十以外,黑紫面皮,粗眉大眼,高顴骨,準頭端正,連鬢落腮黑胡子樣兒。后邊那人也是這樣的打扮。一見馬夢太,就問 :“你這人是從哪里來的?快些實說!你倘不實說, 我立刻鳴鑼,把你拿住 !”馬夢太飯也吃足了 ,說 :“朋友, 你先別著急。在下姓馬,名夢太,是京都人氏。從此過路,我實是餓了,我把你的羊肉全給吃了 。”那人一聽 ,氣往上撞,說 :“好哇!你還這么大模大樣的 ,見了我連個懼怕那沒有。

            黑夜之間,你無故進我門房,你是因何緣故?”說著話,他伸手一抓馬夢太。馬夢太一閃身,用手一磕他,他“哎喲”一聲,說 :“好大膽的賊人,你來與我動手 !”馬夢太站起來,那兩個人一齊撲他來,他全閃開了,三拳兩腳,將那二人打倒,樂嘻嘻地說 :“不要臉的匹夫!老太爺一鬧,全把你們這伙人要 了命 !”說著,往外就走,又氣又笑。

            走了沒有三步,聽見那門房一陣銅鑼響,震動天地。馬夢太說 :“不好,我快走吧!出了這個村莊就好了 。”正思想之

            際,忽聽那東南迎面一陣鑼響,西、東、北三處皆是如此,鑼聲齊響。那四面八方燈籠火把,照耀如同白晝,大小巷口兒全都有人把守,刀槍如林,那燈籠上有字,寫的是“守望相助”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情知不好 ,連忙拉出短把刀、避血劂來,站在那當中。 只聽有人說 :“這次別叫他跑了 ,拿住他,把他活埋了就是!

            那兩天埋了一個,今日他們又來了。好哇,這次可跑不了啦!”

            那馬夢太一擺刀,說 :“你這群狗黨羊群,老太爺豈把你們放 在心上 !”只見從正南跳過四人,各執長槍,照定馬夢太分心 就刺。馬夢太用短把刀相迎,四人把他圍上。馬夢太看前顧后,并無一點懼色,把刀法展開了。那四面八方的人也都趕到,燈籠火把照耀如同白晝一般。馬夢太一瞧,約三百多號人,把自己圍上。此時四面銅鑼不止,馬夢太想不到有這些人,要走也走不了啦,無奈與眾人動手。這些人都是刀槍劍戟、斧鉞鉤叉、鞭锏錘抓、镋棍搠棒,各施所能;還有弓箭子、飛抓手,這些人個個奮勇,人人爭先。馬夢太先前可以招架,到后來刀法遲慢。又聽西邊一陣鑼鳴,撓勾手飛來,這兩斑人齊到,把馬夢太鬧得渾身是汗,想走不能,稍一失神,被人家一把抓住,說:

            “這可走不了他啦!捆上他 !”馬夢太情知不好,把刀一扔, 躺在就地,一語不發。

            那眾人過來把他捆好,把身上帶的避血劂也搜出去。內中有一個莊丁說 :“把他送在莊主那里發落吧 。”內中有一位年老之人說 :“這時莊主也早睡了,不如把他埋了,明日告訴就 是了 。”眾人齊說 :“你老人家說的是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們這地方好萬惡,拿住活人就敢埋了 !”那眾莊丁一聽,都哈哈 大笑,說 :“呸!你別不要臉啦!我告訴你吧,我們這莊村先 前埋了兩個啦,連你是三個啦。你們眾人別等著,抬起就走吧!”

            把馬夢太抬起來。莊兵說 :“把這兵刃送在莊主那里去,是一 

            口刀、一個避血劂 。”內中有人拿了去了 。眾人抬起馬夢太,出了西村口,往北走了不遠,到了一個深溝,這地方是埋人的所在。馬夢太此時心如萬箭鉆心,刀剜肺腑,一想 :“我要是 死在賊人之手,還算為國盡忠哪!不想我死這里,合營的朋友不能見面,也不能與張玉峰等共破剪子峪了。”那些人說:“這邊有一個坑,把他扔下去吧 。”那些莊丁把馬夢太提起來要往 下扔,只聽那村口里邊跑出一人,說 :“千萬可別埋 !”莊主升了大廳,為這件事甚是著急,說你們辦事太粗。快把他抬回去吧,見了莊主,看是如何 。”馬夢太一聽,心中說 :“我又要不死了。這個莊主莫非是故友?”一想這里沒有朋友,不知是怎樣一段緣故,越想越悶。

            眾莊丁又把他抬回去,到了村中方才他吃飯的那座大門以外,只見大門已開,里面燈籠輝煌,從里面出來兩個人,把馬夢太腿上繩扣解開了,說 :“朋友,你是哪里的人?姓什么, 叫什么?你說明了,我好回稟我家莊主 。”那馬夢太說 :“我京都人氏,住家在安定門內國子監,姓馬,排行在末,名夢太,外號人稱瘦馬老太爺。你告訴他吧,我是大清營的副將,奉元帥令來探剪子峪來的。我誤走至這里,因為我餓了,偷了你們這里些飯吃,就把我拿住了。你問完了我 ,我也該問問你們, 這莊主姓什么?叫什么 ?”那人說 :“姓黑,你許認得。”說著,走進去了。馬夢太一聽,心中說 :“我不認識這么一位姓 黑的朋友,這事不定怎么樣。我也都說了,他們這廂離剪子峪臨近,可全是天地會八卦教。我此時死生由命,富貴在天了。”

            正自心中猶疑之際,忽見從里邊出來兩個家人,說 :“馬老太 爺,我家莊主有請 。”馬夢太說 :“我這里還捆著呢,也不能會朋友。你等既不殺我,來吧,勞你駕,給我解開吧 。”那人 果然給馬夢太解開,說 :“你跟我進去吧 。”

            那人頭前引路,馬夢太跟著。進了二門,見里面是北大廳,上房五間,東西配房各三間 。上房垂著簾子,里面燈燭輝煌。 馬夢太跟那家人上臺階 ,家人掀起簾子來。馬夢太進去一看, 那正面八仙桌兒一張,兩邊太師椅子,墻上名人字畫、挑山對聯,桌上有燭燈一盞。在東邊椅子上自己落座,說 :“你家莊 主哪里去了 ?”家人說 :“在后面更衣,少時就出來。”不多時,家人引路,從外面進來一人,身高七尺,膀粗腰圓,面如刃鐵,黑中透亮,掃帚眉,大環眼,準頭豐隆,四方口,年有三旬以外,精神百倍;身穿寶藍洋縐大衫,足下白襪云鞋。一見馬夢太 ,連忙作揖說 :“師弟,愚兄不知,你是從哪里來?

            貴姓尊名?哪里人氏?”馬夢太聽他說話,知是自己同門,隨說道 :“我姓馬,名夢太,家在安定門內國子監便是。你是哪 位同師弟兄?如何知道你我是一門之人呢?”那莊主說 :“我 姓黑,名錦太,是你七師兄。這村莊名叫回回峪,我是此村首戶,有什么公事都和我說。我方才正在看書,聽見這村莊傳鑼響,我知道這必是有事。因連年鬧邪教,各處有土賊,這回回峪成立團練鄉勇,守望相助。這里開創是成頭,本村公湊五百人。我今夜正要問是什么事鳴鑼,他們說拿住人了。把你的短把刀并避血劂拿出來,交給我看,我才知道是咱們師兄弟,連忙派人去請你前來,多有受驚。你要是早來三天,還可以見著咱們師傅呢。師傅是昨日走的,要去逛四川去了。”馬夢太說:

            “我也好運不善交。我是奉令來探這剪子峪,到了后山,我受了人家的絆腿繩,我知是一死,不想遇見故友 。今來至這里, 我要不是遇見兄臺,我今性命休矣。我飯也吃了,我還不能久待 。”黑錦太說 :“知道師弟軍令在身,不能久待,我把你侄兒叫進來見見你 。前者我遣他拿書信一函去上軍營找你去了, 不想走至半路,遇見一個朋友,他二人知道你在四川,也不想

            去。今日你同馬成龍來破剪子峪,我想要看你去,托你招你侄兒提拔提拔 。”馬夢太說 :“那有何難?我見見我的侄兒,你把他給我叫來 。”黑錦太吩咐家人 :“去把少莊主叫來 。” 不多時,從外把黑英叫來。一進來說 :“師叔,你好哇!” 給馬夢太行禮。馬夢太看黑英年有十七八歲,五官端正,方臉大耳,長眉朗目,鼻直口方;身穿藍綢子長衫,足下白襪云鞋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說 :“坐下。你今年十幾歲了?”黑英說 :“我今年十八歲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都會練什么拳腳?使什么兵刃?”黑英說:“我會練短拳,使的是短把刀、避血劂。”馬夢太說:“好!

            你明日跟我到大營內練兩趟,沒有事我把平生所學教給你練幾趟 。”黑英答應說 :“是 。”馬夢太復又問說 :“你奉你父命找我去,為什么走到半路你又回來呢 ?”黑英說:“我走至半 路,遇見一個朋友,名叫盧杰,他與我結為昆仲。在半截村遇見大清營的玉斗、巴德哩,傳說顧煥章探峨嵋山被妖道拿住,用三根鐵釘釘在木板之上。盧杰是要投奔顧煥章去的,聽說這個信,他定要回家。我也不知你老人家在那里是如何,故此我二人回來了 。”馬夢太又說 :“總是你二人年青,就投奔我去,我也可以給你找事。如無事,你二人再跟我練幾套拳也好,我指教指教你二人。你去把他給我叫來,我見見他就是 。”黑英 出去。黑錦太說 :“賢弟,你再吃點什么?歇息歇息,明日回 營吧 。”馬夢太說 :“我此時就走。飯也吃了,我還有緊急軍情 。”正說著 ,黑英進來說 :“師叔,我那個朋友并沒在家, 他去訪友去了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你候他回來,跟我至大營,我也正想有幾位知己之人才好呢 。”黑英答應。馬夢太說 :“師兄,我要告辭 。”黑錦太說 :“把你的兵刃帶起來。我也不留你,你去吧。明日我叫你侄兒投你營里去 。”馬夢太答應,出 了客廳,黑家父子送至門外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出了回回峪,自己心中說 :“好險哪!我這次是絕 處逢生。”正在思想,走了有一里之遙,只聽眼前有人說:“呔!

            過往之人,留下買路金銀,我饒你不死!若要不然,我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!”馬夢太聽罷,說:“是合字嗎?”那人說:“你 不必說那些江湖話。我告訴你:我不種桑不種麻,全憑利刃作生涯。要獻金銀來買命,以免英雄刀下殺 。”馬夢太聽了,氣 往上撞,拉出短把刀來,跳過去要和那人動手 。那把刀一擺, 上下翻飛,走了幾個照面,馬夢太被人一腳踢倒,翻身躺于就地。那人擺刀,分心就刺。不知馬夢太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