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05 回 穆將軍兵發懸漠山  馬成龍誤中誆軍計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慮少夢自少,言稀過亦稀。

            簾垂知日永,院靜覺風微。

            但見花開落,不聞人是非。

            何須尋洞府,度世也應遲。

            話說王宏和眾人說 :“你等要真問我這馬夫,我說了,你 等就不信了,她也不會什么法術,她是我的結發之妻 。”馬夢 太說 :“原來是嫂夫人,你老人家瞞得住,是有什么妙法破的 曹天興?你說說 。”王宏說 :“此事到營內不可和外人說。我打軍需的武技,全是她教的。她娘家姓竇,他兄長安應奎,是一個江洋大盜,因事流落外鄉。她一個女子,并無父母,有一身本領,以竊取為生。我和她結為夫婦,這幾年行坐不離。她的飛檐走壁是快的,故此我帶她來,倘有探哪里去,也是我一個幫手。那日曹天興她在那兩軍陣前,是我家兄他看出來這是邪術,我這夫人懷中有喜,有六個月了,我要叫她出去,是四眼,可以沖他,就是正法也沖得了。我二人討令,到了兩軍陣前,并不通名姓,破了他的法術,捉他回營。故此老將軍問,我不說。你眾位想,我如何說得?這事我不能說。”李慶龍說:

            “總是大清國的洪福,凡事都巧合。你我上馬回去吧 。”眾人 上馬,叫白吉、白慶二人抬著老道往東走,眾人催馬前進。

            這幾位英雄正往前走,忽見南邊山坡一聲炮響,火把燈籠齊明,照耀如同白晝一般。又一陣戰鼓之聲,閃出有五百步隊。

            為首一人當中站定,頭上戴三角白綾巾,勒著金抹額,二龍斗寶,迎門茨菇葉,身穿白緞繡青百蝠的箭袖,腰系皮挺帶,紫戰裙,足下青緞快靴,手使四尺多長的雙手帶刀;面如瓦獸,青中透灰,短眉毛,三角眼,二目圓翻,精神百倍,擋住眾人的去路,說 :“呔!小輩等休走,今有正印會總盧三生我在這 里等候多時了 !”白少將軍說 :“白平,你把線槍給我 。”白 平從背后摘下來遞過去。馬夢太說:“我下馬同他比并幾合 。” 白勝祖說 :“老哥,你閃開,看我的!”對準了盧三生一縷火, “當”的一聲 ,一溜火光,盧三生躲避不及,竟被火槍打死。 白平一陣彈弓,少將軍又是幾火槍,打得那些邪教五零四落,各自逃生。

            眾人回營交令。穆將軍今日早晨好了。蔡將軍升帳,記上眾人的功勞,細問老道曹玄清。曹玄清一語不發。汪平說:“把他殺了就完了 。”連曹天興二人一并綁赴營門梟首示眾。帶兵 往剿五云山,山內賊皆四散,放火燒了山寨。穆將軍這次大捷,首功是王宏,李慶龍等次之;連陣亡之眾人一并奏明圣上。康熙爺皇恩浩蕩,所有陣亡之人都有賜恤 。王宏越級升了參將, 眾將各有加級記錄。旨意著穆詹務要一律肅清 。穆帥謝了恩, 帶大兵浩浩蕩蕩起身。前部先鋒是金刀將鄧龍;派馬成龍統帶十營奮勇隊,馬夢太、李慶龍作為接應 ;白勝祖為合后糧臺; 玉斗、巴德哩為總探,兵發懸漠山。

            這日,大軍起身。這鄧龍帶中營馬步軍隊,至懸漠山東山口外安營下寨。這座山西邊是山,北面是大山,無路可通,南

            面是連山,為東西兩座山口,東山靠大路。這大清人馬在東山口外扎營,西山口遠。鄧龍是久打軍需之人,安下營寨。先派探子去探。不多時,探子回來稟報說 :“懸漠山這座山口連一 個兵也沒有,上無有旌旗,惟用木石堵死了山口。”鄧龍聽了,自己帶輕騎五十名出離了大營,在懸漠山的山口外,看見那山口堵住,里面并無有什么殺氣。看了看,那來往倒有飛鴻,知道山里必然無有旌旗;要有旌旗,必然鳥不敢飛 ,這是真理。 鄧龍也不敢輕動,自己回營。至日色將暮之時,馬成龍、馬夢太、李慶龍三人帶兵趕到。鄧龍把方才之事和他三人說明,他三人也知道天地會內能人不少,說:“鄧大人,此事真假難辨,今夜須要小心,恐其賊人有詐 。”鄧龍說 :“有理 。”四人計 議好了,夜內暗調人馬防守。一夜無話。

            次日清早起來,馬成龍用完了戰飯,調了三千兵,帶馬夢太一人出了大營。見那懸漠山果然堵住山口,自己有心要拆山道過去,又不知里面是如何的勢面。此時穆帥大軍趕到,正在安營之際,只見那懸漠山口里面有三十幾個人,拆開從里面出來。一人說 :“哪位是帶兵的大人?”馬成龍看那人身高六尺, 細腰窄背,黃白臉膛,細眉毛,大眼睛,是清朝人打扮;身穿藍綢大衫,足下青緞快靴,沖定馬成龍說 :“大人救命!我叫 馬保,是滑縣的人氏,只因我當年懵懂,入了邪教天地會之中。

            我今知非改過,不敢同天兵抗衡。我這山口里有的是糧草,連我所帶之兵全都投降,只求大人開恩 !”說著,從山口里出來 了兩個婦人,帶著兩個小孩。那馬保說 :“大人你看,那白發 蒼蒼的是我母親,那是我妻子,要死,我們這親丁五人都死在一處。”馬成龍打了這些年的天地會,也沒遇見過有投降之人,他立刻說:“你是本山的會總 ?”馬保說:“是 。”馬成龍說:

            “你真心要獻山,我保你死不了。你有什么憑據?你山里還有

            多少兵馬 ?”馬保說:“我山里原先有一萬兵,只因聽說天兵 一到,我要投降,那些人不愿意的都被我綁上了,有愿意走的,有幾百人愿意降的。你老人家要不信,請尊駕至山口一看 。” 馬成龍膽量過人,一聽此言,他帶人馬至山口。那馬保用手一指,見在那山坡之下綁定有三十多人,口中大罵馬保。一個人說 :“馬保,你算不了英雄!你既在天地會升了公爵,你 今又投降大清營,你是人面獸心!忠臣不事二主,烈女不嫁二夫。你這不忠不孝!天地會的飯養你這些年 ,你不思恩報本, 你今背主求榮 !”罵得馬保滿面發赤,奪過從人的刀來,過去 掄刀,一刀殺一個,把那三十多人都殺了,并沒有一個行呼的。

            馬成龍看這樣式,知道是真心投降,心中甚喜,想 :“我來至 此山,兵不血刃 ,得了此山,里面還有糧草 。”馬成龍想罷,說:“馬保,你的家口進山收拾,你跟我至大營,我保你沒事。”

            馬保說 :“謝過大人 。”

            馬保跟著馬成龍來至前營,先問了問他的籍貫。馬保說:

            “是滑縣人,住家金家鎮 。”馬成龍帶他至中軍大帳,穆將軍 正然點名,馬成龍上去給將軍請了安,說 :“大帥在上,卑職 奉令去剿懸漠山,到了這東山口外,有本山的頭目馬保帶眾獻山投降 。”穆將軍說 :“來,給我帶上來 。”下面人答應。不 多時,帶馬保跪在大帳之前,說:“將軍在上,罪人馬保叩頭。”

            穆帥說 :“馬保,你等是大清國子民,有何虧負你等,你這樣 可恨,身歸邪教!你等煽惑愚民,我今天兵來剿,你又來投降來了 。左右,把他給我綁上,推出去殺了 !”左右一聲答應。

            真是令下山搖動,升帳鬼神驚。不多時,把那馬保綁上,推著要往外走。馬成龍過來給將軍請安,說 :“刀下留人!我馬成 龍回稟大帥,馬保統帶賊兵過萬,不敢同天兵抗衡,戴罪投降,要殺了他,是閉賢之門也,求將軍詳情 !”穆帥聽馬成龍之言, 

            說 :“你要保他 ?”馬成龍說 :“總兵保他 !”穆帥說:“倘他有謀反之意,我是辦你 !”馬成龍說 :“不能有別的情節,倘有謀反之意,我項上腦袋保他 !”穆將軍說 :“你立軍令狀來 !”馬成龍下去,親筆寫了一紙軍令狀呈上。寫的是: 立軍令狀人馬成龍。因出保投降之人馬保,并無反悔,背營逃去。如有別情,馬成龍情愿立保狀,出結為證。如有背反行刺之事,拿馬成龍梟首示眾!大清康熙 年 月 日立。

            寫完,交軍政司押下。穆將軍吩咐帶上馬保,下面把馬保釋放,來至大帳,給將軍叩頭,說 :“謝過老將軍不斬之恩。” 穆帥說 :“你去把你山中之糧搬運出來,至前營交納 。”馬保說 :“請老將軍你進山搜查去 。”

            穆將軍點了三千精銳之兵,帶眾將和馬成龍等,叫馬保引路。這里韋馱保等全都各帶兵刃,出了大營。玉斗、巴德哩二人膽量大 ,討了一支令箭,前去探路。馬保眾人來至山口內, 有一片空場之地,北面是山寨,西面、東面都是山。馬保上了北山坡,那松樹林拴著匹馬,他說 :“將軍,你看北邊山上都 是糧草,你今天可走不了啦!”他從懷中掏出一個信炮來點著,只聽“噗通”一聲,馬保說:“你等今日可全死在會總爺之手!”

            四面黑煙一起,喊殺之聲震動。穆將軍這里有二十四座地雷。

            這三千精兵和眾將連將軍知道是中了計啦,穆將軍等想要走也不能了。大概這眾人不知死活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