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40 回 永善縣群雄遇險  墨金剛戲耍賊人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詞曰:

            賭,賭,賭,此病人生第一苦。尋貧窮,招欺侮。身家兩敗骨肉傷,良朋遠棄羞為伍。

            話說胖馬馬成龍、瘦馬馬夢太、朱天飛、王天寵、顧煥章、高杰這六個人問明了道路,一齊催馬往東南,過了山彎,再抬頭往南一看,見一座縣城正在眼前。六位到了關廂之內,見家家關門閉戶 ,街市之上人煙稀少,不甚熱鬧。不是通衢大路, 連一家店口都沒有。六個人正往前走,忽見上坡高搭天棚,掛著茶牌子、酒幌,周圍都是葦子扎成花障兒。天棚南邊一溜三張茶桌,北邊一溜三張茶桌。靠東房五間,里面南邊是灶,北邊是柜,明窗亮格。往后是穿堂門,有后院,為的是往外看得真切。后面有棵垂楊柳,也有桌椅條凳。靠天棚下邊有兩棵大柳樹,上面系著絨繩,為是拴馬的所在。這六位英雄齊下坐騎,把馬拴好,一同進了這座飯鋪,在天棚底下北邊桌上落座。只見那邊過來一個小跑堂的,年有十七八歲,新剃頭,青腦瓜皮,漆黑的發辮,白臉膛,俊杰人物;身穿半新不舊的雨過天晴半大毛藍布褂 ,直搭磕膝,藍布中衣,漂白襪子,青布雙臉鞋, 樂嘻嘻的來到六位跟前,說 :“你們六位爺才來嗎?這天棚底 

            下今日不賣座,有我們這里一位大老爺在這里請客定下的,不叫我們賣座 。”高杰一聽,氣往上撞,說 :“大老爺定下不叫賣座 ,你認識我不認識 ?”小伙計說 :“我眼拙,不認識尊 駕,未領教貴姓?”高杰說:“我是祖宗,比大老爺還大哪!”

            小伙計說 :“大爺,你別生氣,我不敢專主,諸事都有一個先 來后到。比如大爺你要定下座,在天棚底下請客,我要給你老人家賣了這個座,你來了答應我么?”馬夢太聽這小伙計說話清理和順,接著說 :“小伙計,你別惱,我們這位高爺是祖魯 人,不必計較他。我們是過路之人,吃完了就定。伙計,你貴姓哪?”小伙計說 :“我姓王,排行在三,皆因我作買賣和氣, 人皆叫我仁義小王三。你們六位要不嫌,在后院樹底下,又涼快又清靜 。”馬夢太說 :“也好。找一個人把我們的馬遛遛喂上 ,我們吃完了好走 。”小伙計答應下去,立刻打發人遛馬,然后帶六個人到東院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等抬頭一看,但則見后院南、北、東三面土墻,兩棵大垂楊柳 ,靠北邊樹底下一張八仙桌,旁邊放著四條板凳。 六個人落座,仁義小王三過來問:“要什么酒?什么菜 ?”顧 煥章與朱天飛問:“你們這里都賣的是什么?”小王三說:“我們這里因天氣暑熱,不敢多預備,要到冬天時節,我們這里包辦酒席,雞鴨魚肉、山珍海味,一概俱全。這天氣甚熱,就是豬八樣兒,帶賣點素菜。”朱天飛說 :“你給我們配上六樣菜, 只要堪堪可口的 ,不怕錢多 。燒、黃兩樣酒給我們拿上幾壺來 。”小王三答應,把酒菜擺上。

            六位英雄在這里吃酒,忽聽外面有人說話,聲音透啞。這六個人向外看得真切 :來的這個人身高六尺以外,面皮微黑, 黑中透紫,兩道重眉,一雙闊目,皂白分明,高顴骨,四字方海口 ,大耳有輪,海下無須,正在少年;身穿寶藍綢子褲褂, 

            足下青緞快靴,手中拿著一個小包裹,進了這座柳泉居酒飯鋪,他在天棚底下南邊那張桌幾上坐下,說 :“伙計,你過來,給 爺爺倒茶 。”仁義小王三一聽,就說 :“玩笑啦!今日我們這里天棚底下不賣座,有人請客,是昨天留下的話,這六張桌兒都包下了。你老人家到屋里吧 。”那個啞嗓兒說 :“伙計,我且問你,是誰請客?你告訴我吧,我可是有人請我的 。”仁義 小王三說 :“今是我們這里永善縣西門內高家坡高大爺在這里 請客 。”那啞嗓兒說 :“請我的這位也姓高。你們這里高家坡的叫什么名字?”小王三說:“姓高,名沖,綽號人稱鐵太歲,是我們本處一個財主,原先保鏢為業,這如今發了財了,在我這里請客 。”啞嗓兒那人說 :“那不是外人,他是孫子,我們是自己爺們 。”仁義小王三說:“你也姓高?”那啞嗓說:“我 不姓高,他是我干孫子。”小王三說 :“ 你老人家別玩笑哪!”

            啞嗓的人說 :“我不是玩笑,這是實話他派人請的我,定在你 們柳泉居見面。我來的早,還是俄了,有什么酒菜先拿來我吃點 。”小王三說 :“你老人家可別玩笑,要是高大爺請的,你可就吃。倘若不是,你可要找不自在,那時悔之晚矣 !”那啞 嗓兒的人說 :“你不必害怕,全有我哪 。”小王三把酒菜給他擺上。

            那啞嗓的人自斟自飲,喝著酒,面向里頭看,隨口向馬夢太等六個人說道 :“別瞧你們威名遠震 ,什么叫‘臨敵無懼、勇冠三軍 ’。你們幾個人不敢在這天棚底下吃酒 ,懼怕人家,算什么英雄?我可是無名氏,今天我要見見這個賊太歲何如人也 !”馬夢太聽他所說的話 ,不由氣往上撞,說 :“馬大哥, 聽見了沒有?他那里損咱們哪 !”馬成龍說 :“老兄弟,不必管他 。他也沒點出名來說,你我又不認識,又和他無冤無仇, 他損咱們作什么 ?咱們不必找氣生。古人說的不錯:‘話到舌 

            尖留半句 ,事到禮上讓三分’ 。”顧煥章在旁邊說 :“唔呀! 馬大兄弟長了才學了,不是當年粗魯那個樣子,真是練達人情皆學問,通明世事即經綸 。”馬成龍說 :“兄長過于臺愛,小弟粗通翰墨,在軍營閱歷十數年光景,被事所擠,多明白些個事情。這件事要是前十年撞在我的手內,我斷不能饒他 !”朱 天飛說 :“事事讓一招,不為之過 。”

            六人正在談心說話之際,忽聽外面有人說 :“把菜都預備 齊了,我們大爺少時就到 。”仁義小王三用手一指那個啞嗓兒 的人,說:“管家,你可認得他 ?”那啞嗓兒抬頭一瞧,那管 家有二十來歲,淡黃的臉膛,短眉毛,圓眼睛,兩腮無肉,嘴唇發薄,兩耳發削,說話揚眉吐氣;身穿紫花布褲褂,足下青布快靴,來到啞嗓的跟前,說 :“朋友,你是哪里來的,我怎 么不認得你?”那啞嗓兒人說 :“冤家,你不認識我?我與你 主人是知己。你把高沖叫來,一見我便知分曉。你是高沖手下什么人?”那管家說 :“我是那里管事的,他是我的主人。我 姓姚 ,名叫荒山 。我也沒見過你,你是我家太歲爺的什么親戚?”啞嗓兒說 :“你連我都不認識?高沖是我孫子么 !”姚荒山氣往上撞,照定啞嗓兒就是一掌。那啞嗓微然一閃,用手一擰他的腕子,把姚荒山拉在就地,說 :“你起來,我也不打 你 ,你回去把高沖叫來,爺爺在這等他 !”姚荒山站起就跑。

            仁義小王三說 :“朋友 ,你可別走啦!你這個禍可惹得不小,太歲爺少時帶人來 ,打你個腿折胳膊爛 !”啞嗓兒一陣冷笑,說 :“我這竟等他來!小子,你先別害怕,光棍打光棍,一頓 還一頓。我們兩人見了面,不定是誰把誰打死哪!”小王三說:

            “好,別給我們惹禍就得了 。”

            正說話,忽聽外面說 :“太歲爺來了!”小王三往外一看, 頭前這位身高八尺以外,膀闊三停,頭大項短,面如鍋底,黑

            中透暗,兩道粗眉,一雙闊目,滴溜溜光華奪目,高顴骨,土星豐滿,四方口,海下無須,正在少年。后面帶著十數個家人,都是一身紫花布衣服,年青力壯,二十多歲,小辮頂,大反骨,走道搖頭晃腦,噴痰吐沫,咬言咂字,七個不服,八個不答應,一百二十個不說理。頭前走的正是鐵太歲高沖。他正在家中坐定,等候朋友前來吃飯,忽聽家人報道 :“姚荒山被人家打跑 回來了 !”鐵太歲高沖說 :“叫他進來!”姚荒山進來說:“大爺,可了不得啦!方才我到柳泉居,見有一個啞嗓兒的人,他說與大爺是親戚。我也不知他姓什么,我與他說翻了,他打了我一個跟頭。他說在那里等你哪!”高沖一聞此有,氣往上撞,說 :“孩子們,跟我走,到柳泉居看是何人 ?”

            高沖帶領眾人,來至柳泉居。仁義小王三說:“大爺來了,請至里面坐 。”高沖進來一瞧,靠南邊桌上一人,那人伏桌上 睡著了,桌上擺著幾碟酒菜。高沖問道 :“小王三,我告訴你 天棚底下不叫賣座 ,你為何又叫別人這里吃酒?”小王三說: “你老人家別怨我,這是你們親戚。我原先說不賣給他,他說誰在這里請客,我說你老人家。他說你是他孫子。我也不敢得罪他,你去問問他吧!”高沖說:“你把他叫醒來,我問問他是何人 。”小王三過去說 :“朋友,醒醒 !”用手一推,那個人 抬頭,還沒睜開眼哪,向王三說道 :“高大爺來了沒來?要來 了,你告訴我一聲。人家定在這天棚底下請客,咱們別擾人家。

            酒我也不喝了,別耽誤你們的買賣。”仁義小王三一聽就愣了,說:“朋友,你這可不對!”那人說 :“水煙對不的 。”小王三說:“高大爺來了!”那人站將起來,向高沖一拱手,說 :“高 大爺來啦?久仰大名,今幸相會,真乃三生有幸 !方才我來, 聽見高大爺這里請客,我一想尊駕你也是個朋友 。堂官過來, 今天高大爺吃多少錢,我候了,交朋友沒有多禮的。”高沖一

            看這人說話甚是和氣 ,心想 :“ 必是家下人搬弄是非。看此 人斷不是不說理 。”高沖說 :“不要讓了 。”那個人說 :“不能,今天總得讓我,你賞我個全勝,無論多少錢,都是我給。”

            高沖說 :“不可 。要是那樣辦 ,連你吃的都是我給吧 。”那人說 :“我就依從,不用客套 。我要失陪了。”站起來往外就走。姚荒山在高沖跟前說:“ 大爺,你怎么上這個當哪?他是 一個崩子手。”高沖說 :“ 小事一段 。”正說之間,那人又回 來了,說 :“救人救至底,送人送至家。你既有這片好心,我 不能不擾。我倒是問問多少錢,我也知道個數目,好答你這番的情 。”小王三說 :“你吃的錢倒不多,三吊二百八 。”那人 說 :“實在不多。你再把饅頭給我包上二百,都寫高大爺的帳 吧 。”伙計把饅頭包上,遞給那啞嗓兒。那人轉身說 :“我失陪了 !”到了外邊,那人把饅頭全給了要飯乞丐了。高沖也不 是打算盤之人,原先是江湖綠林道的朋友,掙了一個家業,就今天在這個柳泉居請客,所為是開心取樂,也不把那個人放在心上。旁邊小王三說 :“還有哪位沒到?菜都預備齊了 。”高沖派家人高福:”去把二爺請來 !”家人高福去了。 不多時,只聽外面“南無阿彌陀佛 ”,從外面進來一個和 尚 。眾人抬頭一看,見從外面來了一個僧人,年約二十以外, 細條身材,頭戴僧帽,身穿白緞僧衣,周身繡藍牡丹花,足下白襪青僧鞋;面皮微白,兩道細眉,一雙闊目,準頭豐滿,唇若涂朱,手中拿一把蠅甩,進了柳泉居。鐵太歲高沖說 :“賢 弟來了,我在這里等候多時了 。”那和尚進來,口中念 :“南無阿彌陀佛!小弟一步來遲,兄長多有受等 !”高沖說 :“賢弟請坐 ,你我在此吃酒吧 。”二人落座,小王三把酒席擺上,二人歸座吃酒,兩旁有家人伺候。這個僧人是半路出家,他乃是百花僧周鎧,也是綠林中的江洋大盜,與高沖兩個人是結義

            弟兄 。今朝二人對坐吃酒,鐵太歲高沖把方才之事說了一遍。 百花僧一陣冷笑,說 :“哥哥,你太實心了!方才要是我在這 里,斷不能讓這鼠輩走!明明他是戲耍哥哥 。”話言未了,只 見那個啞嗓兒躥將出來,說 :“小子,大老爺還沒走哪!就憑 你這個刀切的二五眼 ,攢餡包子晚出屜,你還早哪!你過來, 與大老爺較量較量 !”鐵太歲高沖、百死僧周鎧氣往上撞,過 來甩衣服,要拿這位英雄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