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56 回 吳恩渡江逢知己  群雄無意遇賊人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《頤性歌》:

            莫要愁,莫要愁,前生定數豈能由。貧窮枉抱貧窮根,富貴空勞富貴憂。無定島,不系舟,識破任優游。

            話說顧煥章、劉洪太、李德太拿住了韓登祿,忽見從山洞出來一隊人馬,是馬大人即馬成龍等出來。顧煥章他一看,知道東山口已破,趕緊說 :“賢弟,你我大家追趕吳恩去 。”

            書中交代,馬成龍等是從哪里來的呢?只因穆將軍帶大隊進了山口,與那些賊兵打仗交手,殺得賊人五零四落。馬成龍、馬夢太、高杰、白勝祖四個人殺進了祁河寺,但則見朱天飛、侯化泰二人被綁在樁柱之上,過去用刀剁開繩扣。瞧那邊還綁著一個,并不認識,五官相貌不俗,大概是一位俠義英雄,過去也把繩扣與他剁開,問明白了他的名姓。兩邊賊人喊殺連天。

            見王天寵獨戰任鳳山,馬成龍躥過去說 :“王賢弟閃開,待我 來拿他!”任鳳山見眾會總俱都逃走,就剩他一人,孤掌難鳴,又見馬成龍過來要與他動手。任鳳山本領藝業高強,眼空四海,目中無人。他有一個兄弟,名叫任鳳姣,死在大清國的將官侯化泰之手,他立意要給兄弟報仇。今天遇見馬成龍,掄刀照定馬成龍就剁。馬成龍用寶刀往上相迎,只聽“咯嚓”一聲響亮,

            竟把任鳳山的刀揮為兩段。任鳳山轉身要走,被馬成龍一刀殺死。馬成龍問:“吳恩往哪里去了 ?”大眾說 :“進大殿從地道逃走了 。”馬成龍、馬夢太、高杰、白勝祖四個人一并追將 下來。方一出洞口,只見顧煥章正拿住韓登祿,與劉洪太、李德太正在那里講話。他四個人趕到,說明來歷。馬夢太過去連忙叩頭,說 :“原來是二位師兄 。”劉洪太、李德太說 :“賢 弟請起,你我暫且不要敘禮,追趕吳恩要緊 。”王天寵也隨后 趕到。

            眾人把姜鴻放起來,說 :“你要歸降大清營,我們大家作 為引薦之人,你意下如何 ?”姜鴻說:“求大家開恩,饒我這 條性命吧,我情愿效犬馬之勞 !”王天寵說 :“你來撐這只小船,追趕吳恩 。”這幾個人來至山坡以下,見這只小船仍然在 那里未動,姜鴻大吃一驚,說 :“吳恩并不會水,他從哪里逃 走了 ?”王天寵說:“我已把韓登祿殺死,你在此必知道他往 哪里去了,必有可通之路 。”姜鴻說 :“從這里往東走,不到一里之遙,有一道山澗,有五六尺寬,那里可以躥得過去。過那道山澗有一道大嶺,名為金沙嶺。下了金沙嶺,再走四十里地的山道,一出山口就到范村,那里是一座大鎮店。由西村口過江一直往西南,就是大竹子山的去路 。”王天寵聽罷 ,說:

            “既是你這條道路甚熟,你就頭前帶路 。”姜鴻說 :“諸位俱跟我來。”王天寵、顧煥章等六個人跟著他一直往東走了不遠,都是沿山的崎嶇道路。到了那道窄山澗之所,姜鴻他先躥過澗去,王天寵諸人跟著躥過去 。到了金沙嶺,順著那曲折路徑, 往北走了有四十里之遙。

            此時東方發曉,天色已然大亮,見前面有一片村莊,及至臨近再看,原來是一座大鎮店。姜鴻說 :“你們眾位老爺們跟 我先到江口,看是如何 。”眾人來到江口 ,見先有一只小舟,

            已過江去甚遠。王天寵到了這臨近的鋪戶中一訪問,說 :“方 才有一個老道,你等可看見從此過去了嗎?”那鋪中人說:“不錯,方才有一位道爺從此過江 ,他并不搭伴,要單雇一只船。 我們這里有一個人久在這江口使船的,名叫海順,他方才把他渡過江去了。你們幾位早來幾步也就趕上了。你們幾位是和那道爺在一處的嗎 ?”王天寵說:“我們不是一處的。我們是大 清營的差官,來到這里拿賊的,他是叛逆吳恩。你們這里可有船嗎 ?”

            正說著,只見那邊過來了一只小舟,靠在江岸。王天寵早已看見,轉身過去說 :“朋友,你渡我們幾個人過江 。”那使船之人拿眼一瞧王天寵這七個人,說 :“你們幾位要過江?請 上來吧 。”王天寵等上了小船,那使船之人把跳板一撤,船家 用篙一點,這只船飄蕩蕩往前行走。王天寵見這使船之人,暗吃一驚。此人年過三旬,細腰虎背,面如紫玉,兩道英雄眉,一雙虎目,鼻直口闊,海下無須,正在少年;見他兩只眼睛爍爍的放光,由大眼角有一道紅線,大行家一瞧,是一道水濕紋,這人水性頗通。王天寵點了點頭,問 :“這個朋友貴姓?”使 船的那人說 :“在下姓李,名杰,乃陜西延涼衛的人。因找我 兄長,流落在此處,買了一只小船,就在這江口使船為生 。” 王天寵說:“你兄長叫什么名字?”李杰說:“我哥哥叫李英。”

            王天寵說:“莫非就是浪里飛行翻江太歲李英?他是你哥哥么?”

            李杰說 :“不錯,正是 。”王天寵說 :“可巧遇見我,就算找 著了。你哥哥在祁河寺幫助我等打賊。你是多咱來到此處的?”

            李杰說 :“由去歲春天就在這江口 。”王天寵說 :“你有外號 沒有 ?”李杰說:“我有一個小小的外號,人稱水底金鰲。皆 因我在水中能住三天五天的工夫 。”王天寵說 :“你幫著我們把吳恩拿住,回歸大清營,與你哥哥見面,也可以保舉你弟兄

            作官。”李杰說 :“好。尊駕,你是何人?”王天寵通了名姓, 又給大眾引見。大家言投語合,坐著這只小舟,飄蕩蕩順著大江到了西岸。叫李杰這里等候,七位英雄下了船,這里一訪問,有位老道方才過去,尚走不遠,還在這里吃飯來著。

            這幾個人看天色不早了,有心在這里吃飯,又怕跑了;有心要往下追趕,肚中又是饑餓。總皆因是顧煥章、馬成龍等貪功,眾人一想 :“這是萬年不遇的機會,不可錯過。為大將者 不能講究寒暑,身披鐵甲定煙塵,渴飲刀頭血,睡臥馬鞍心。

            今日之事,你我努力往下追趕,務要將妖人拿住,立這一件奇功!”眾人順著道路往下追趕。天正在四月的光景,甚是炎熱。

            眾人約走了有二里之遙,天色到晚飯時候。高杰說 :“可了不 得啦!又渴又餓,又困又乏,咱們找個地方歇息歇息吧 。”白 勝祖用手一指,說 :“你來看,眼前那一帶綠樹蔭濃之處,大 概是一座山莊,你我到那里歇息吧 。”高杰說 :“甚好 。”大 家說說講講,就來在那座莊口。眾人是由西北往東南走,正走在這座村莊的東頭,往西一看,是一趟大街,南北的住戶。只見村頭路南有一座便飯鋪,座北向南的五間房,外面搭著天棚,周圍有葦子花障,靠著門首東西兩邊,有四株楊柳樹。

            這七位英雄,赤日炎炎似火燒,眾人也都乏懈了,想著在這里歇息歇息,吃杯茶水。眾人進去,到了天棚的東邊坐下。

            只見打屋中出來一個跑堂的,年有十八九歲,身穿半新細毛藍布半大褂,藍布中衣,白褲青鞋,系著一條圍裙,上邊連個泥點也沒有,洗得干干凈凈,白生生的臉膛兒,黑黝黝兩道眉毛,皂白分明,長得干干凈凈,很透著機靈。馬成龍看罷,一擺手把小伙計叫過來,說 :“你給我們拿一包茶葉,烹壺茶來 。”

            小伙計答應,過去給送壺茶來。馬成龍給眾位倒上。顧煥章說:

            “馬大兄弟,你我闖蕩江湖,游歷各省,不想今天來至此處。

            這里地土風情又別換一番的境界,真是一處不到一處迷,是處不到永不知 。”大家齊說 :“這話有理 !”馬成龍把小伙計叫 過來,問 :“你們這莊村叫何名 ?”小二說:“我們這叫鄧家莊 。”馬成龍說 :“你們這里賣什么吃的?我們大家在這喝點茶,吃個便飯 。”小二說 :“我們這凈賣家常便飯,不預備應時小賣。天時炎熱,荒莊野境 。”馬成龍說 :“給我們五斛女貞陳紹,再給咱們煎炒烹炸,配八樣菜來就是了。”顧煥章說:

            “很好。”小伙計擦抹桌案,把酒菜擺上。七位英雄落座吃酒。

            馬夢太說 :“咱們這里吃完了酒,也該回去吧。老道吳恩可追 不上了 。”

            正說話之際,只見從西邊來了兩個人,年有二十以外,紫花布褲褂,青布快靴,面皮微黃,一臉的怪肉橫生。這兩個人進了這座飯鋪說 :“掌柜的,我們莊主爺今天來了朋友啦。今 天廚房菜不齊,我們廚子老實劉派我到你們這要點東西 。”里 面掌柜的問 :“要什么 ?”那兩個人說 :“與你們要一只雞、 三只鴨子,要點藕,兩尾魚 。”掌柜的說 :“作什么?今天你們莊主這么闊呀 !”那人說 :“今天我們莊主來了貴人啦,乃是八路都會總賽諸葛吳代光,由祁河寺敗陣回來,說后面還有好些個大清營的戰將追過江來。依著那吳恩他一定要走,我們莊主苦苦的相留,說 :‘不要緊,有大清營的戰將追過來,全 有我哪 。’我們莊主爺的外甥秦遠也死在祁河寺內,我們莊主 一定要與他外甥報仇。今天吩咐廚房預備果酒來吃,偏巧我們廚房菜不齊,我們廚房派我來到你們這借菜 。”掌柜的把他所 要的東西都給他拿出來,兩個人拿著東西去了。

            這里顧煥章、王天寵、馬成龍、馬夢太、高杰、白勝祖、姜鴻這七位英雄聽得明白,把小伙計叫來,說 :“方才這兩個 人是哪里來的 ?”小伙計說:“就是我們這鄧家莊鄧莊主的兩 

            個家人 。”馬成龍說:“你們這鄧莊主叫什么名字?”小二說: “叫追魂太歲鄧天魁,也是一位天地會八卦教的會總,使一口龍泉寶劍,善能削銅剁鐵,切玉斷金,水斷蛟龍 ,陸斬犀象, 殺人不見血,還會打各種的暗器,年有三十余歲。你們幾位是哪里來的 ?”馬成龍說:“我們從石平州來,要往楚雄府去找 朋友去,從此路過,在此吃一頓便飯 。”小二轉身要下去,馬 成龍、馬夢太又問:“鄧莊主在這村莊哪邊居住?”小二站住,用手往西一指,說 :“就在這西邊路北這一所瓦房,門口有兩 棵龍爪槐,就是他家 。”馬夢太聽明白了,吃完了,算還了飯 帳,眾人忙出離了飯館,一直往西來。到在鄧天魁的門首,幾個人探了探道,來到村背后。見北邊樹下有一座山神廟,幾個人在山神廟內坐定,候到天黑,眾人各各收拾利落,背插單刀,出了山神廟,留馬成龍在這里等候。眾人一瞧天色甚黑,伸手不見掌,對面不見人。天有初鼓之時,眾人帶刀,要撲奔鄧家莊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