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57 回 眾豪杰夜探鄧家莊  六英雄遇險身被獲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《快活歌》:

            莫要惱,莫要惱,明日陰晴實難保。雙親膝下俱承歡,一家大小要合好。粗布衣,菜飯飽,這個快活哪里討?榮華富貴眼前花,何苦自己討煩惱。

            話說六位英雄到了鄧天魁的房后,各施飛檐走壁之能,躥上墻去。伸手掏出問路石子,往地下一扔,聽了聽是實地,六個人跳下去,往各處一瞧,這后院是一所花園子,里面栽種有十幾棵大樹,有各樣花草,北邊有三間樓,西邊有花亭,花亭東邊有一株玫瑰樹。那邊有一所院子,正是丹桂軒。幾個人正看之際,只見打正南角門進來一個人,手中拿著一個燈籠,這只手拿著一個捧盒,走著道,自言自語的說話。他說 :“有幾 個錢,真拿排場哪!這離廚房夠多遠,一趟一趟的,還得這么送 !”說著話,提著燈籠,就奔那一所院子去了。馬夢太等他 回來,過去一腳,把他踢個跟頭。那人直嚷 :“爺爺饒命 !”

            馬夢太說 :“你別嚷,你嚷我把你腦袋割下來!”那人說:“我 不嚷 。”馬夢太說 :“鄧天魁與吳恩在哪里?你說了實話,饒你不死。若要不然,當時把你殺死 !”那人說:“大太爺饒命! 我們大爺與吳恩就在前廳,方才擺上晚飯 。”馬夢太說 :“我

            把你捆上,將你嘴給你堵上,暫寄存在這棵樹上,等我辦完了案,回頭再放你 。”

            馬夢太把他捆好,眾人上房,躥房越脊,來到前廳。但見大廳里面燈燭輝煌,猜拳行令。眾人打上面珍珠倒卷簾、夜叉探海架勢,借燈光往里一瞧,但則見正當中坐的是八路都會總吳恩,西邊主座相陪是鄧天魁。那人身體高大,膀闊三停,面如姜黃,兩道粗眉,一雙大眼,準頭豐滿,海下無須,正在少年之時,陪著吳恩吃酒,一團的傲英風。高杰是個渾人,想要獨建奇功,伸手拉單鞭,跳在院中,說:“吳恩,你還不出來!

            外面大兵已到,我等特來拿你 !”八路都會總吳恩一聽外面有 人叫他,方才站起來要出去,只見鄧天魁站起來,說 :“都會 總休要著急,待我前去拿他 !”拉龍泉劍躥到院內,說 :“鼠輩,通你的名來 !”高杰一語不發,擺鞭往下就打。鄧天魁往 旁邊一閃,把寶劍門路分開。

            鄧天魁這個人精明強干,心狠意毒,自幼兒在江湖綠林道內,所作所為,都是些傷天害理之事,隱善揚惡 ,口是心非。 后來歸順天地會八卦教,他仍是惡習不改。先前有個朋友勸過他 :“別學刻薄,別學短見,遠在兒孫,近在眼前 。”鄧天魁一聞此言,倒一陣冷笑,說 :“沒看過《三國志》?那曹丞相 有兩句話 :‘能叫我負天下人,不叫天下人負我 。’”他與那朋友從此絕交。這鄧天魁在八卦教中封為勇烈侯,久有心要帶兵出征,無奈家中有幾個寵愛的侍妾,分離不開,他乃是酒色之徒,貪妻戀子。吳恩前者請過他,他有心替大竹子山帶兵前去與大清國交兵打仗,他家中有侍妾八人,內中也有歌妓出身的,也有游妓出身的,俱不放他走。吳恩連催了三次,不見他到大竹子山。有他一個表弟任上榮,在吳恩跟前把鄧天魁的行止大概說了一遍。旁有靜江太歲張寶一聽此言,哈哈大笑,說:

            “祖師爺,不必請鄧天魁啦。據我看來,連他家中幾個侍妾都調度不開,還能給祖師爺辦理天下大事哪?不能治家,焉能治國?不能治國,焉能平天下?此乃是有名無實的小輩,不足論也 !”吳恩今日兵敗勢孤之際,路過鄧家莊 ,正在慌不擇路,鄧天魁把他讓到家中,以君臣之禮相待。依著吳恩,想要回大竹子山去,知道他這人不行。那鄧天魁說 :“祖師爺別走,這 里離小竹子山甚近,派一個人前去,把座山雕羅文慶調來,他有兩個兒子,長子羅如龍,次子羅如虎 ,有副印會總蔡文榮, 帶著小竹子山全營大隊人馬,在這鄧家莊安營下寨,等候大清國的人馬來,與他決一死戰 。”吳恩說 :“也好,你就急速傳我的令,把他調來 。”鄧天魁傳下令去。故爾今晚上方才擺上 晚飯,正與吳恩談心,對坐吃酒。

            忽聽外頭有人叫,他伸手拉龍泉劍躥到外面,聽見高杰那里破口大罵,他說 :“吳恩、鄧天魁,你們兩個小子出來,爺 爺高杰在此等候多時 !”鄧天魁剛到院內,高杰擺鞭就砸。鄧 天魁往旁邊一閃,擺寶劍用白蛇吐信的架勢,分心就扎。高杰用豹尾鞭往上一崩,只聽“當啷啷”一聲響亮,真有龍吟虎嘯之聲明。兩個人走了三個照面,鄧天魁伸手打兜囊之內掏出迷魂袋來 ,照定高杰一甩。高杰聞著一陣清香,覺著頭迷眼昏, 登時翻身栽倒就地。馬夢太一見,氣往上撞,擺短把刀跳到院中,說 :“鄧天魁休要逞強,認識你老太爺嗎 ?”鄧天魁說:

            “鼠輩,你就是那個瘦馬馬夢太?”那馬夢太說 :“然也,正 是你家老太爺,不必多說!”此時鄧天魁早把迷魂袋撿起來了,擺寶劍照定馬夢太就剁。馬夢太知道是一口寶劍,不敢用短把刀往上相迎,往旁邊一閃,擺刀分心就扎。走了約有三四個照面,鄧天魁又把迷魂袋扔出去,馬夢太也被獲遭擒。白少將軍一瞧 :“這廝膽大包身,使的必然是邪術,邪不能擒正,待我 

            下去拿他!”拉手中單刀,跳在院中,一語不發,竟奔鄧天魁,掄刀就剁。鄧天魁擺寶劍往上相迎 ,白少將軍把刀往回一撤。 兩個人也走了七八個照面,被鄧天魁一迷魂袋打倒。姜鴻在房上一看白少將軍被擒,甚是著急,一想 :“我也得下去 !”拉出刀來跳下去,也被賊人拿住。

            顧煥章、王天寵在房上,此時倒是進退兩難 :有心下去, 知道賊人這迷魂袋甚不容易破;有心不下去,馬夢太等已然被賊人拿住。王天寵是俠心義膽的英雄,萬不能自己逃命,亮出雁翎刀,跳在院中,伸手掏出一只鏢來,照定鄧天魁就是一鏢。

            鄧天魁一閃身,就是一迷魂袋,王天寵也被賊人拿住。顧煥章見師弟被人拿住,心中甚為著急 ,擺太阿劍,說 :“鄧天魁,你這混帳東西休要逞強,待我來拿你 !”擺劍往下就砍,鄧天 魁用龍泉寶劍相迎。走了幾個照面,鄧天魁一迷魂袋,把顧煥章也拿住了。鄧天魁伸手把寶劍連鞘全解下來,雙手捧定,獻與吳恩。吳恩一瞧太阿劍物歸本主,自己哈哈大笑,說 :“我 吳恩還有點造化,不想這一口寶劍還落在我的手內 。”吳恩又 說 :“把他們六個人全都亂刃分尸,才出我胸中之氣 !”鄧天魁說 :“祖師爺暫且不必忙,已然遣人到小竹子山前去調兵, 大概是明后天大兵必到。祖師爺把他們六個人拿出來祭旗,也叫羅文慶、蔡文榮二人看看我的能為 !”吳恩說 :“也好,既然如是,把他六個人綁在后面,派鄧忠帶領四個更夫看守 。” 手下之人把這六個人的兵刃攢湊放在后院空屋之內,然后把這六個人搭到西跨院北上房 ,鄧忠與四個伙伴交廊檐底下看守, 到廚房內要了點酒菜,五個人在這里吃酒。鄧忠向這四個伙計說 :“咱們莊主爺真有能為,會把大清國這幾個戰將全都拿住 了。明日小竹子山大兵一到,咱們莊主就是帶兵的元帥了。你我大家就盼著八路都會總得了江山社稷,咱們莊主是一字并肩

            王,你我也都得點功名哪 !”

            四人在此講話,忽見從東角門過來兩個丫環,手提著燈籠。

            后面跟著一個女子,約有十八九歲,生得花容月貌,絕色無雙,來到在北上房臺階以下,問:“誰在這里看哪?”鄧忠說:“是我 。”連忙站起來,說 :“姑娘出來了?”書中交代,這位是鄧天魁的妹妹,叫鄧蕓娘。自幼跟他母親練了一身的功夫,長拳短打,刀槍棍棒,樣樣精通。使一口單刀,會打袖箭,會打緊背低頭追風匣裝弩,雙手能打鏢,雙手能接鏢,也會打迷魂袋。想當年他父親名叫鄧寬,綽號人稱飛天奪鶴,會配薰香、蒙汗藥、麻藥,在鄧家莊坐地分贓。生平就是一兒一女,為人機巧伶俐,把平生所學的能為武技全傳與他女兒。鄧蕓娘自打他父母死后,今年方一十九歲,尚未有婚配。自己頗有一段心事,不能對他哥哥言明,打算選一個郎才女貌之婿,要把終身大事托靠于他,這是他肺腑之事。今日聽見丫環說,拿住了大清營幾個大將,自己要到前邊瞧瞧所擒是何等人物,帶著兩個丫環來到前院,叫鄧忠把門開開。兩個丫環用燈籠一照,鄧蕓娘舉目一看,但則見被捆的這六個人,俱都昏昏沉沉,不省人事。鄧蕓娘仔細用燈光一照,一眼看見白少將軍。看那白少將軍雖然是繩縛二臂,躺在就地,那一團英雄壯氣尚且不減,看年歲也不過在十八九歲,頭上一塊藍縐綢手絹罩著頭,身穿藍縐綢褲褂,足下一雙青緞子三鑲抓地虎的靴子,站起來身體合中,細腰窄背,面如白玉,白中透潤,潤中透白,由打白潤之中又透出一點粉紅色的顏色來,頂平項圓,二目緊閉,眉似漆刷,鼻梁高聳,唇若丹霞,真是形如宋玉,貌似潘安,一臉的書生氣。鄧蕓娘看罷,吩咐兩個丫環:“把他搭到我那屋里去。”

            又說 :“鄧忠,不準告訴莊主知道,明日我有賞 。”鄧忠等五個人知道她的厲害,俱不敢得罪她。

            姑娘把白少將軍搭在花園子,往東另有一所院子,這院子是北房五間,東西配房各三間。來到北上房東里間屋中,順前檐的炕,炕上支著蚊帳,當中有一張小炕桌,桌上放著一個蠟燈。地下靠北墻是花梨的一張條案,上面擺著四盆盆景。靠東邊是一個多寶格,里面擺定都是珍珠古玩。條案頭里是榆木搽漆的八仙桌,兩邊各有椅兒。兩個丫環把白少將軍放在椅子上,姑娘吩咐 :“拿解藥來伺候 !”丫環拿過解藥來,遞給姑娘。

            鄧蕓娘來至白少將軍的跟前,說 :“丫環,你們先出去,叫你 們再來 。”兩個丫環都會意,轉身到西屋中去了。鄧蕓娘要用 解藥把白少將軍解救過來,當面求親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