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62 回 眾英雄同宿隱善莊  下江口豪杰中奸計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《憑天歌》:

            憑天吧,憑天吧,放開肚量要寬大。世人英雄不可當,我只退讓學謙下。學謙下,裝聾啞,任他欺負任他罵。雖然我是沒用人,安穩自在無牽掛。

            話說于占鰲手拿花槍照定床底下連扎了三四下,并未扎著。

            于占鰲說 :“這床底下哪有人?要是有人,我連扎了三四槍并 未扎著他 ?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在床底下怎么沒扎著?這里有段緣故。白少將軍聽見他們說用槍扎,這床本是一個藤床,白少將軍身體又靈便,繃到那床上,外面用槍一扎,他往上一靠身,藤床上蓋是軟的,有蚊帳罩著,他們也瞧不見。見扎了幾槍,見他們不扎,心也不跳了。鄧蕓娘見實在沒有 ,轉身要走 。于錦娘一伸手拉刀,說 :“丫頭,你休要逃走 !你拿血口噴人,你打算我像你哪?

            不要瞼!今天我與你以死相拚 !”于占鰲說 :“女兒,不要與她一般見識,讓她去吧。他乃是無廉恥之人 !”于錦娘止住腳 步,并不追趕。鄧蕓娘竟自去了。于占鰲說 :“女兒,天也不 早了,歇著吧 !”

            鄧蕓娘出了隱善莊,往前正走,忽見對面來了一人,借著

            星月的光輝,仔細一瞧,好生面善。見那人年有二十以外,身高七尺,身穿藍綢子長衫,內襯藍綢子褲褂,足下青緞子快靴;面如白玉 ,黑黲黲兩道英雄眉斜飛入鬢,一雙俊目皂白得分, 鼻如玉柱,唇似涂朱,手中拿著一個包裹,正與鄧蕓娘走了一個對面。一見鄧蕓娘,連忙過來行禮,說 :“賢妹,黑夜光景 哪里去 ?”鄧蕓娘仔細一瞧,忽然間想起來了,說:“原來是 譚二哥 。”

            書中交代,這個人乃是云南府昆明縣譚家莊的人 ,姓譚, 雙名逢春,乃是江湖綠林中的人。皆因他身體靈便,武技高強,又長的儀表非俗的相貌,人送他綽號,叫玉面郎君神偷譚逢春。

            他與天魁知己之交,前者他在鄧家莊住了半載有余,與鄧蕓娘見過數次,他與鄧蕓娘兩個人彼此都有羨慕之心,無奈懼怕鄧天魁,譚逢春不敢說一句錯話。今日是從昆明縣來,要到鄧家莊看望鄧天魁,他倒有心,頗惦記鄧蕓娘。今日正往前走,忽見眼前有一個女子,手中拿著一口刀,仿佛像鄧蕓娘。借著星月光輝仔細一看 ,正是鄧蕓娘 ,連忙過去行禮,說:“賢妹,天到這般時候,往哪里去?”鄧蕓娘見原來是意中人,向譚逢春說 :“譚二哥哥,你從哪來?”譚逢春說 :“我特意到鄧家莊瞧看大哥與賢妹 。”鄧蕓娘把自己家中之事重新說了一遍。 他可不肯說追白勝祖來到隱善莊,說 :“我哥哥被大清營差官 所害,我是替我哥哥報仇,追下仇人,來到此處。適才在隱善莊與于占鰲生了半天氣 ,他把仇人給藏起來 。”譚逢春說:

            “咱們兩個人找他去,替大哥報仇 !”鄧蕓娘說 :“好 !”兩 個人轉身復回隱善莊。

            此時天已三鼓,眾人都已安歇睡覺,惟有老莊主于占鰲尚未安眠。雖然見鄧蕓娘走后,怕是有賊隱藏在這院中,自己拿著刀要到后邊瞧瞧去。方走到他女兒這院中,瞧見樓上有兩個

            黑影。于占鰲躥上樓去,各處一找,見跟前正是鄧蕓娘與譚逢春。于占鰲說 :“好賊!膽敢在我這里擾鬧 !”于錦娘尚未安眠睡覺,聽見父親在下面嚷,自己拉刀從樓上出來,說 :“爹 爹慢與動手,待女兒前去拿他 !”老莊主吩咐 :“鳴鑼!調我的莊兵 !”鄧蕓娘見事不好,與譚逢春跳墻逃走了。 這里老莊主方要回歸前面,忽見從女兒樓上跳下一個男子來。于占鰲拿著一把鋼刀,說 :“好賊人,別走 !”照定白少將軍就是一刀。白少將軍手無寸鐵,他本想在床底下等人家睡著了覺,好逃走,見這位姑娘老不睡覺,心中甚是著急。他見院中一亂,姑娘出去了,這才由床底下爬出來,打算趁亂逃走。

            誰知方一下樓,叫于占鰲攔住了,說:“好賊!哪里走 ?”擺 刀就剁。白少將軍往旁邊一躥,說 :“老莊主休要動手,我有 幾句話,與你說明白了。”于占鰲說:“你有什么話只管說!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說 :“在下姓白,名叫勝祖 。我乃是大清營的差官,奉命捉拿吳恩,在鄧家莊被鄧天魁迷魂袋所擒。他有一個妹妹名叫鄧蕓娘,將我帶至她屋中放開 ,想要與我成其百年之好。 我嫌她是八卦教匪女兒,再者我是大清營的差官,不應該臨陣收妻。我逃至這座花園子之內,見樓上無人,便躲避屋中,不想是姑娘的繡房,因此我在床底下躲避片刻。我并無異心,望莊主三思 。”于占鰲一聽白少將軍之言,自己心中一動,深知 女兒是個烈性的人,心想 :“這位白少將軍在我女兒樓上躲藏 有兩個多時辰,這件事要傳揚出去 ,豈不叫老夫遺臭萬年 !”

            那一邊于錦娘氣得顏色更變,說 :“好一個野男子,敢在我屋 內混串 !”過來掄刀就剁,白少將軍一閃身躲開。于莊主過來 說 :“女兒不要動手,我見此人乃是一位正人君子 。”過去把白少將軍一拉,說 :“壯士,跟我到前廳一敘 。”拉著白勝祖到前面書房,一問白勝祖的家世來歷,白勝祖并不隱瞞,就把

            自己本來的面目重新細說了一遍。于占鰲說 :“原來是貴人來 臨,蓬蓽生輝。無奈我小女尚未許配人家,將軍在那屋中雖說是避難,倘若傳揚出去,這個名氣就不大好聽,將軍請要三思。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是個聰明人,一聽老莊主之言,心中就猜測八九,說:

            “老莊主有何示下,我竟奉命 。”于占鰲說 :“我意欲將小女許配尊駕,還望將軍屈高就下,慨然應允 !”白勝祖見這位老 莊主話語和順,立即站起來,說 :“既然老莊主這等見愛,我 有一段下情要稟明。我本是正白旗滿洲旗人,世襲的建威將軍,家中父母已然定下親事,怕的是耽誤了姑娘的青春。我這是直言無隱,這件事望老莊主自己主裁 。”于占鰲一聽白少將軍之 言,說 :“將軍如不嫌寒微,我情愿將小女兒作為側室夫人。” 白少將軍說 :“既然如是,岳父請上,受我一拜 。”于占鰲用手相攙,見了翁婿之禮,重新叫家人預備酒席,翁婿對坐,書房吃酒。天色已晚,大家安歇。

            次日天明,依著白少將軍要回歸大營,老莊主苦苦的相留,說 :“今天暫在我這里歇息,明日再去不晚 。”白少將軍就在這里用完早飯,同于占鰲在書房里談些個軍旅之事。于占鰲原先在外面作過武職官,排兵布陣,軍營的規矩,樣樣精通。白少將軍對答如流。說著,太陽平西之時,忽聽外面家人來報:

            “外面來了八九個人,提說是大清的差官,要在這里借宿一宵。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說 :“你老人家迎接出去,我暫在后面聽聽,也許是 大清的差官,也許賊人假扮。你老人家把他們讓進來,慢慢盤查,看其動作。倘若是八卦教的奸細,你老人家幫助我立這一件功勞,把他等拿住,解送大清營,前去報功 。” 于占鰲點頭,從里面迎接出來,把馬成龍、馬夢太等讓至客廳,與眾人一談話,才知道都是大清管的差官。這才派家人獻茶。仔細一瞧王天寵,說 :“這位壯士,我看著眼熟,尊駕 

            莫非是陜西延涼衛的人么 ?”王天寵說 :“不錯,在下正是。

            老壯士何以知道 ?”于占鰲說:“尊駕是貴人多忘事。我有一 個家兄作延涼衛的守備,我到他的任所,令尊大人王光弟作延涼衛的千總,那時尊駕才十數歲,水性頗通。自從那年在延涼衛有一面之識,至今已二十余載。老漢聽人傳言,自令尊去世之后,尊駕遨游四海,在福建臺灣聚泉山創立山寨,制造戰船,收攬英雄,虎踞一方;在蘇州城獨建奇功,金鏢一下,退賊兵數萬之眾,當今康熙圣主老佛爺親封為義士。今朝不想在此相會,真是‘人生何處不相逢’!”王天寵說 :“原來是老前輩, 小可有眼如盲,今天來到貴府,未曾登門遞帖拜見,惶恐之至!”

            于占鰲說 :“王義士說哪里話來!我今天給你幾位見個朋友。 童兒,去到后面把大爺請來 。”

            小童兒去不多時,把過海銀龍白勝祖請到后客廳,與眾人見禮。馬成龍一看,說 :“賢弟,我只打算你在鄧家莊被鄧天 魁所害,不想賢弟你還在這里。你從何處至此?”白勝祖把鄧蕓娘之故,從頭至尾又細說了一遍。大家一聽,這才明白,一同落座。老英雄吩咐擺酒。白少將軍來到吳恩面前,說 :“八 路都會總,你還認識山人么?”吳恩睜睛一看,就是在大竹子山假充畢道成那位神仙,自己嘆了一口氣,說 :“我山人既被 你等愚弄,今朝被獲遭擒,我只求一死罷了,你等不必多問!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說 :“我今請你喝酒,你喝不喝 ?”吳恩說:“喝。”

            白少將軍給他幾杯酒喝,叫家人喂了他兩碗飯。顧煥章說:“唔呀!白賢弟,我有一宗東西送給你,你準愿意 。”白少將軍連 忙說 :“侯爺大哥,你老兄臺要送給小弟的東西準錯不了,不 知是什么山海奇珍 ?”顧煥章說:“雖然不是山海奇珍,也是 你我兄弟常用之物。俗語說的不錯 :‘寶劍贈與壯士,紅粉賜 與佳人 。’我這里有一口龍泉劍,善能削銅剁鐵,有三絕四藝 

            之名 ,我將這口寶劍送給兄弟你吧 !”白少將軍雙手接過來,說 :“謝謝兄長!兄長將此寶劍送給小弟,兄長所用何物 ?”

            顧煥章說 :“吾這里現有一口太阿劍,乃是吳恩所用之物,今 落在吾的手內 。”正談論之際 ,家人調開桌案,把酒菜擺齊。

            眾人正在吃酒,忽聽號炮驚天,殺聲震地,乃是小竹子山座山雕羅文慶,帶領合山人馬搭救吳恩而來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