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63 回 空空觀群雄逢隱士  雙寶鎮豪杰探賊人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古友尊三益,今人重萬金。

            乾坤無管鮑,何處是知心?

            話說白少將軍等在隱善莊于占鰲家中吃酒,忽聽號炮驚天,有家人來報 :“莊北有一支人馬,打著小竹子山的旗號,撲奔 正東而來,乃是座山雕羅文慶 。”于占鰲一擺手,吩咐 :“把莊兵調齊,如賊兵到來,稟我知道 。”手下家人下去。大家在 這里開懷暢飲,直吃到月上花梢,方才停杯罷盞。家人撤去杯盤,留兩個人看守吳恩,余下俱都安歇睡覺。一夜晚景無話。

            次日天明,老莊主于占鰲派家人到莊東各路探聽有賊兵沒有,家人下去。于占鰲來至客廳,見眾位差官老爺們也都起來了。顧煥章、馬成龍等就要告辭。于占鰲說 :“侯爺與馬大人 暫且不要忙,我方才派家人到江口各處打聽,怕是座山雕羅文慶沿途之上埋伏下人馬 。”倭侯爺一聽此言,心中甚喜,知道 于占鰲是一位久經大敵的英雄,大家在這里等候聽信。早飯已畢,只見家人于榮、于華兩個人進來稟報說 :“奴才奉莊主爺 之命,到前途探聽賊兵的消息。座山雕羅文慶在小路之上埋伏下人馬、干柴、硫黃、焰硝,等你大家走到那里,放火把你等

            燒死。大路之上有他的大隊,你等繞路奔下江口過江,多走四五十里地過江 。”馬成龍等說 :“好,我們還不能久待,我們這就起身。”于占鰲說:“我給你預備一輛車。”馬成龍說:“不用,叫我們這位高大兄弟背著他吧。”

            十位英雄各帶兵刃,由隱善莊起身,一直往東南,爬山越嶺,走了約數里之遙,見前面有一帶高山。眾人順著這道大山上了山坡,過了這一道大山,才是下江口哪。眾人步山坡,踏山嶺,往上行走。但則見這一座高山甚是險峻。怎見得?有贊為證:

            沖天占地,轉日生云。沖天處 ,尖峰直直;占地處, 遠脈迢迢。轉日的乃嶺頭松郁郁 ,生云的乃崖下石嶙嶙。 松郁郁四時八節常青,石嶙嶙萬年千載不改。林內每聽夜猿啼,崖下常見妖蟒過。山禽聲咽咽,走獸吼呼呼。山獐山鹿成群作對松松走,山鴨山鶴大陣攢群密密飛。山桃山果觀不盡,山花山草應時新。雖然危險不能行,卻是游人來往處。

            眾人走至山頂之上,見正北有一座廟,一層殿,東西各有配房。山門關閉,上有一塊匾,三個大字是“空空觀 ”。眾人 走得口干舌燥,想要找杯水吃。顧煥章說 :“你們在這里少待, 待吾前去叩門 。”顧煥章叩了兩下門,聽里面一聲“無量佛”, 說:“善哉!善哉!”有人作歌。顧煥章用耳一細聽,里面歌曰:

            玉殿瓊樓,金鎖銀鉤,總不如山谷清幽 。薄團紙帳, 瓦缽瓷甌,西山作伴,云月為儔。高官駿馬 ,永無追求。 我也不知春,不知夏,不知秋。萬事俱休,名利都勾。樂清閑,樂自在,樂悠悠。

            歌罷,出來一人把山門一開。顧煥章一瞧,出來一個老道。

            見老道年到古稀,頭戴如意道巾,身穿一件舊道袍,足下白襪

            青鞋,腰系水火絲絳;面皮微黃,黃中透亮,眉分八彩,目如朗星,準頭豐滿,四方口,花白胡須根根見肉。顧煥章看罷,連忙行禮,說:“唔呀!道兄請了。吾們乃是山下隱善莊來的,走得口干舌燥,望求道爺方便方便,賜給我們點水喝 。”老道 上下瞧了顧煥章兩眼,說 :“你們幾位請到廟內鶴軒吃茶。” 顧煥章叫眾人進了廟內 ,在西邊鶴軒落座,把吳恩放在旁邊。 老道吩咐小童兒看茶。小童兒有十四五歲,長得機巧伶俐,烹過一壺茶來,給大眾斟上。顧煥章問 :“仙長尊姓大名?在此 貴觀仙山,你參修了有多少年 ?”老道說 :“山人乃無名氏,自號貪夢道人 。自古道 :‘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’一塵不染 ,萬慮皆空。終日在廟中參修,也不知度過多少春秋了。 尊駕是何人?”顧煥章說:“吾名顧從善,乃聾啞仙師的門人。”

            那老道人一聽,點點頭說 :“你們眾人全是前程萬里之人,當 下氣色不甚通便,須要小心謹慎 。”顧煥章知道這老道乃清修 之人,問 :“仙長爺,看我等眾人后來休咎如阿?”貪夢道人 哈哈大笑,說:“荒山野叟,焉敢妄談是非!眾位吃完茶請吧!”

            顧煥章等大家告辭,出離了空空觀,順山坡下了這座大山,來至下江口。

            天色已晚,一輪紅日已將西沉。下江口這里有個鎮店,東西的大街,路北里有幾座客店。馬夢太到江口看了一看,今日不能過江,非明日一早不可,只可在街上打了一個客店。路北是三義老店,眾人進店,占了北上房五間。小伙計送上洗臉水來。眾人問小伙計 :“這里過江到祁河寺有多遠 ?”小二說:

            “離此七十五里之遙 。”馬夢太要了酒飯,正在擺酒,忽聽外 面有人打門 。小二出來,見有一位拉馬的,頭戴青泥得勝盔, 身穿箭袖袍,對襯巴圖魯坎,薄底靴子,脅下佩一口綠鯊魚皮鞘太平刀 ;年有三十以外 ,淡黃臉面,兩道重眉,一雙大眼,

            鼻直口方,說 :“小二,你把上房給我們打掃干凈了。大清營 瘦馬老大人奉命探賊,打你們這座店里的公館。”小二說:“我們這住著好幾位大清營的差官老爺 。”那拉馬的說 :“既然如是,我們打東邊的那座店吧。”馬夢太聽見外面說話,心中說:

            “喲,又來了一個瘦馬大人 。”方要趕出去瞧瞧,那拉馬的已 在東隔壁打了店了。馬夢太心中說 :“等到夜內我瞧瞧去,到 底是何人冒充我的名姓?”想罷,回到上房,對眾人說方才之事。顧煥章說 :“老兄弟,不要管他閑事,明日雇船解吳恩到 大清營要緊 。”馬夢太點頭答應,說 :“今日咱們分前后夜值宿 。”王天寵、顧煥章說 :“我們兩人值前夜 。”鎮八方小陳 平侯文、樂九州賽存孝侯武說:“我二人幫著你們二人守前夜。”

            高杰、白勝祖說 :“我們兩個人的后夜。”墨金剛白桂太、混 海泥鰍姜鴻說 :“我們兩個人幫著你們守后夜。”馬成龍一聽, 心中喜悅 :“我與馬老兄弟,我們二人替你們睡覺。”眾人說: “也好,你們二人歇著去吧!”

            馬成龍、馬夢太到東里間屋中 ,兩個人斜身躺在床上。 馬夢太總是睡不著,心中想著到東邊店內瞧一瞧,那假馬夢太倒是何人。想罷,慢慢起來,帶上短把刀、避血劂,出離北上房,躥上房去。到東邊店內一瞧,這店中是北房五間,東西各有配房。見北上房燈光閃爍,懸燈結彩,出入俱都是差官戈什的樣式。馬夢太到了后窗戶 ,用舌尖舔破紙窗,往里面一瞧, 但則見窗戶里頭靠北墻一張八仙桌,東邊椅兒上坐定一人,身高八尺向外,頭上戴青泥得勝盔,四品頂戴花翎,身穿藍寧綢繡團龍箭袖袍,腰系涼絲帶,著全分的活計。看他相貌,面皮微黃,黃中透白,兩道重眉 ,一雙闊目,看年歲有三十以外。 這人很透精神。馬夢太心中一動,看此人舉止不俗,兩旁站著有四個戈什哈 ,大都是年力精壯之人。聽見屋里他那里說話: 

            “方才你們那里打店,他說那里住著差官,你們沒問他姓什么?”

            那個人說 :“我們并未問他等姓什么 。”正在說話之際,忽見打外面進來一個手下人:“回稟大人得知,外面有你兩個師兄:

            一位姓洪,一位姓馬,乃是河南衛輝府回回峪的人,要上大營前去拜望你老人家,路遇特來拜訪。”只聽那假馬夢太說:“去把吳壽、宋生兩人叫來。”這人轉身下去。

            不多時,叫上兩個人來,年有二十多歲,是家人打扮,長得倒很伶俐。一個白臉膛,一個黃臉膛。白臉膛的叫吳壽,黃臉膛的叫宋生。來至這里,給假馬夢太行禮,說:“主人呼喚,有什么事情?”那人說 :“你們兩個人到外面看看,來這兩個 人,姓洪的、姓馬的,說與我師兄弟,盤問盤問他是打哪里來的?倘若是蒙事 ,當時把他們拿住 。”吳壽、宋生答應出來,到了店外說 :“哪位找我們大人 ?”只見打那邊過來兩個人,說 :“我 。”吳壽睜睛一看,這位答話的年有四十以外,身穿青洋縐一件大衫,足下青緞子三鑲抓地虎靴子,手內拿著一個小包裹;面如重棗,兩道粗眉,一雙大眼,準頭豐隆,四方口,沿口的黑胡須。下邊站著那位是紫臉膛,環眉大眼;身穿藍縐綢一件大衫,足下青緞快靴 ,年有三十五六的年歲,過來說: “你們兩個人是瘦馬大人的家人哪 ?”吳壽、宋生說 :“是,不錯。你們二人是我們大人的師兄弟,可見過我們大人的面沒有?”那面如重棗的人說:“沒見過。我姓洪,叫洪永太。”用手一指,說 :“那白凈面皮的,那是師弟,叫馬清太。你回稟 你家大人去,我們二人奉師命 ,特意前來瞧他來了 。”吳壽、宋生說:“你二人在此少待,我就去回稟我們家主人。”

            吳壽、宋生回進里面,把此事回稟了。假馬夢太一聽此言,心中一動,說:“我本是假充瘦馬馬夢太,要探大清營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他二人今天前來,要與我一盤問,豈不把我的機關泄露?不免

            我把這兩個人誆進來,把他們兩個人拿住,解送到大竹子山前去報功。”主意已定,告訴吳壽、宋生說 :“請!”不多時,把 洪永太、馬清太請至上房。一見馬夢太,這二人心中一愣。洪永太聽見他師傅老篩海回教正說過馬夢太這個人的長相,為人極其瘦弱,今見此人五官相貌,與他師父說的大差,天地相隔。

            洪永太說 :“馬老大人在上,洪永太有禮 。”假馬夢太連忙站起來,說 :“師兄駕到,小弟未曾遠迎,甚是不恭,望求兄長 恕罪 !”洪永太說:“哪里話來 。”假馬夢太與二人見過了禮,吩咐:“吳壽、宋生,傳外面擺酒 。”洪永太說 :“賢弟且慢。

            這店中的東西,我們兩人也吃不得,我們兩個人已然吃過晚飯了 。”假馬夢太正在說話之際,忽聽院內一聲喊嚷說 :“好賊人!膽敢冒充馬老太爺的名姓 !”把屋中假馬夢太嚇得呆呆的 一陣發愣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