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66 回 顧煥章誤入于家務  譚逢春巧得美多姣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《游世歌》:

            這身心,要安泰,無憂無慮無掛礙。粗衣淡飯不妄求,竹籬茅舍權遮蓋。閑時誦讀書,適意湖山景一派。不攀援,不借債,不去追隨有何害?親朋疏失為家微,禮數不周因懶怠。交給往來平等友,彼此清涼彼此快。安分守己樂逍遙,自在自在真自在。

            話說張寶正在船艙之內看書,見從外面進來一人,手舉寶劍,照他就剁。靜江太歲張寶急抬頭,瞧見此人,認得他是顧煥章。這且不言。

            書中交代,那顧煥章自從在大江之中與群賊交手,見賊兵眾多,寡不敵眾,擺太阿劍殺死無數的賊兵。顧煥章見賊稍散,急翻身冒出水來,睜眼一瞧,不見那只兵船,見賊人大隊人馬順大江一直往正南去了。顧煥章料想這些朋友定是被賊人捉去,有心要追趕去,又怕賊人勢大,自己一人無精打采的往下浮著水,走了有七八里路,進了路東的一座山口。走了不遠,靠南邊山坡之下有一只小舟。顧煥章想要到小船上歇息歇息,來至臨近,一扶船頭躥上船去。見船上有兩個伙計,說 :“朋友, 你上我們船做什么?”顧煥章說 :“我浮水浮得力盡筋乏,借 

            此舟暫時歇息歇息。”那個伙計說:“你姓什么?你從哪里來?”

            顧煥章說 :“我乃無名氏,從雙寶鎮來 。”只見從艙內出來一人,年有三旬以外,身穿月白布褲褂 ,一雙草鞋;容長臉面, 兩道箭眉,一雙圓眼,尖鼻子,菱角口,兩扇風耳;上船來上下瞧了瞧顧煥章幾眼,說 :“這位朋友從哪里來呀?在大江之 中,會這么大水性!到我們小山莊歇息歇息去吧,此處怕有風暴 。”顧煥章聽這個人說話很和氣,說 :“管船的,你把我帶到你們山莊去,不知離此有多遠路?”那人用手一指,說:“你跟我下船,順山坡往南不遠,就是我們的山莊。”

            顧煥章想要到山莊去歇息歇息,緩過這口氣來,再上大竹子山,找賊人替朋友報仇。那個人帶顧煥章走了兩個山彎,見眼前樹木森森,有一所墻院。及至臨近一看,是座北向南的大門,里面畫閣雕梁,斜棱轉角。這人到了大門首,說 :“你在 此少待,我去回稟我家主人去 。”顧煥章在門口站不多時,只 見使船的那個小伙計出來,說 :“你跟我進來吧 。”顧煥章同他進了大門,往北走了不遠,一直往西,由西邊往北一拐,進了二道重門。但則見里面上房五間,東西配房各三間。顧煥章心中說 :“大江山島之中也有這樣的人家 。”里面房屋甚是寬大。小童兒手打簾櫳,顧煥章進到上房屋中一看,靠北墻是條案,條案前是一張八仙桌子,兩旁各有椅子。顧煥章在東邊椅兒上落座。小童兒獻上茶來。顧煥章喝了兩杯茶,問 :“你家 主人姓什么?叫什么?怎么還不出來 ?”小童兒說 :“我家主人上了點年歲,耳又聾,眼又花 ,不能辦事。客人在此少待, 我家主人這就出來 。”不多時,給顧煥章擺上酒席,說 :“你自己吃吧,我家主人午眠未醒,不能奉陪 。”顧煥章喝了幾杯 酒,一瞧菜蔬,都是大江中鮮魚,倒是全都可吃。顧煥章自斟自飲,喝了有十幾杯酒,覺得頭昏眼暈,迷迷離離,心中明白,

            想是中了人家蒙汗藥酒啦,如醉似癡,身不由自主。

            忽見簾櫳一起,進來一人,笑嘻嘻的用手一指,說 :“顧 煥章,你也有今日 !”顧煥章仔細一瞧,此人原來是先前作過 淮陽道的任永春,是對頭仇人。二人一見面,顧煥章想要站起身來與他動手,怎奈四肢無力,不能動轉。見任永春在他眼前用手點指,說 :“顧煥章,我把你解到大竹子山那里慶功。來 人哪!把他給我捆上!”進來了七八個人,把顧煥章牢拴二臂。

            任永春吩咐 :“把殘席撤去 !”又把家人德福叫上來說 :“這 件功勞是你立的 。你把顧煥章帶進來的,賞你五十兩紋銀。” 德福說 :“我在船上瞧他就像顧煥章。想當初我跟著會總爺打 黃河之時,我就見過他。今日把他拿住,送到大竹子山,也算是一件大功 。”任永春說 :“我有兩個侄子,全喪在大清營敵人之手。一個是白面太歲任鳳春,一個是太平會總任鳳姣。我這兩個侄兒都是頗慣敵戰的英雄,死得甚是可惜!今日我拿住顧煥章,替我兩個侄兒報仇雪恨 !”德福說 :“會總爺別在這里殺他,還是送在大竹子山殺他為是 。”任永春正在猶疑不定 之際,忽見從外面進來一人,說 :“任伯父一向可好!小侄譚 逢春來也。”任永春一瞧 ,原來是玉面郎君神偷譚逢春 ,說:

            “你打哪里來?”譚逢春說 :“我與你老人家借幾間房子住。 我帶了一個人來,是我未過門之妻鄧蕓娘,他全家被害,無處投奔,特意跟我前來留住幾日,再為打算。”

            書中交代 ,譚逢春在隱善莊同鄧蕓娘打算要刺殺于占鰲, 未得下手,同鄧蕓娘到了鄧家莊,把他哥哥死尸成殮起來,同鄧蕓娘來至后院,有春蘭、春梅兩個丫頭伺候,說 :“喲!姑 娘你回來了?我們兩個人甚不放心 !”鄧蕓娘一點手,把譚逢 春拉到屋里去,二人落座。譚逢春一瞧桌上兩個菜碟、兩個酒盅、兩雙筷子,桌上有干鮮果品,冷葷熱炒等殘菜。譚逢春說:

            “妹妹,你與誰喝酒來著?”鄧蕓娘說 :“我自己在這喝酒來 著,有個丫頭陪著我 。”譚逢春他本來心中就思念鄧蕓娘哪, 今見鄧蕓娘讓他喝酒,他是心滿意足,在燈光之下偷瞧鄧蕓娘,真是千姣百媚,果然萬種風流,黑黲黲的頭發,白生生的臉膛,發亮如鏡,貌可充饑。這一部《》,婦人女子之中,就是鄧蕓娘數第一,說好貌可充饑,言其她長得相貌真好,人要見了她一面,連飯都忘了吃哪。今日譚逢春在燈下兩眼發直,目不轉睛看那鄧蕓娘。這鄧蕓娘又慢閃秋波,乜斜杏眼,故意的賣弄張狂,引動于他 。見譚逢春正是風流少年,人品俊秀, 說 :“譚二哥,你今年青春幾何?家中嫂嫂長得可好?是比二 哥年歲大?是比二哥小?”譚逢春說 :“妹妹,我還沒有成家 呢。正想要說一個年歲相當的,老未得遇佳人 。”鄧蕓娘說: “二哥,你要什么樣人才?待我去給你說去 。”譚逢春微然一 笑,說 :“就像妹妹你這個樣的 。”鄧蕓娘一聽此言,不禁一笑,臉微一發紅,斜瞧了譚逢春一眼,說 :“你要不嫌棄我容 顏甚丑,咱們兩個人作天長地久的夫妻。按理可沒這說的。”

            譚逢春說 :“妹妹,甚好。自從那一年我見你一面,我時時刻 刻記念在心。今天蒙賢妹的美意,趁此今夜良宵 ,佳期美景, 你我共入羅幃,成其那件好事 。”鄧蕓娘吩咐丫頭把殘席撤去, 收拾好了臥居。正是:攜手攬腕入羅幃,含羞帶笑把燈吹。金針刺破桃花蕊,不敢高聲暗皺眉 。二人鸞顛鳳倒,一夜無話。 次日天明,聽見小竹子山號炮驚天,殺聲震地。譚逢春說:

            “此處正沖行兵的大路,在此不能久呆,你我快些走吧 。”鄧 蕓娘把家財散給眾下人,同譚逢春起身,打算要投拜師傅安南莊鎮海蛟龍安天福。安天福乃是天地會八卦教的頭目。走在半路之上,譚逢春一想 :“要往那里去,怕有不便。莫若我投奔 青蓮島我任伯父那里去 。”想罷 ,與鄧蕓娘商議說 :“賢妹, 

            你同我到青蓮島,你意下如何 ?”鄧蕓娘說 :“你上哪里去,我跟你上哪里去 。”譚逢春主意已定,到了大江渡口,二人雇 了一只船,順大江,這一日到了青蓮島。船只靠岸,鄧蕓娘同譚逢春二人下了船,來至任永春門首。家人回稟進去,譚逢春到里面,一見任會總正要把顧煥章結果性命。譚逢春說 :“老 伯父一向可好?小侄男特意前來拜訪 。”任永春說 :“先把顧煥章搭在空房之內,派家人看守 。”然后說 :“譚賢侄,你從哪里來 ?”譚逢春說 :“小侄男從鄧家莊來,前來拜望伯父,還求你借我幾間房子,我要在這里寄居 。”任永春說 :“我這西院有的是閑房,你自己去看。”譚逢春出去把鄧蕓娘帶進來,拜見任永春 。這任永春一見鄧蕓娘長得千姣百媚,萬種風流, 叫家人把西院收拾干凈,譚逢春就在那里居住。譚逢春出來道過謝。任永春吩咐擺酒與譚逢春接風撣塵。家人擺上酒菜,二人落座吃酒。

            譚逢春問道:“伯父,方才拿住這個人是誰?”任永春說:

            “賢侄 ,你不知道,那就是大清營的顧煥章。此人武技高強, 本領出眾。適才我用麻藥將他麻過去,方要結果他的性命,賢侄你來了,暫時饒他不死 。”譚逢春說 :“老伯父,你真是神機妙算,將他拿住。這顧煥章身上帶著一口太阿劍,伯父將他摘下來,伯父佩帶,也是一件防身之寶 。”任永春說:“也好, 我正缺一口寶劍,現時他在后面空房之內,有人看守 。”二人 喝到天有二鼓以后之時,撤去殘桌。譚逢春回到西院安歇。任永春叫家人掌上燈籠,到了后院,要取那一口太阿劍。方走到后院西配房,見里面燈光已滅,用燈籠一照,但則見看守的家人死尸倒于地上,顧煥章蹤跡不見。不知是何人救去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