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ayh2x"></del>
  • <th id="ayh2x"></th>
    1. <th id="ayh2x"></th>

        <big id="ayh2x"></big>
        1. 國學導航小說

          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195 回 張二虎進兵竹子山  混水猿勸說張會總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詩曰:

            塵世紛紛一筆勾,林泉深處任遨游。

            蓋間茅屋牽蘿補,開個柴門對水流。

            得隙閑眠真可樂,吃些淡飯自忘憂。

            眼前多少英雄輩,為何來由不回頭?

            且說化地無形仁和教主白練祖率領眾將,五千大隊人馬直殺奔正西。走出四里地之遙,望正北一看,只見一片水師連營,旌旗遮日,殺氣沖天。忽然間火炮驚天,喊聲大作。這白練祖的戰船不敢往前進,就在此水面寬闊之處排開戰船,列成陣勢,等候廝殺 。只見來的這些船只并不是穆帥的旗號 ,當中一桿“帥”字旗,上面寫定四個字 ,是“替天行道”,背面一個斗 大“帥”字。兩桿門旗分為左右,上面有青字,寫的是 :“俠 義鎮山崗名揚海外,威名著四海除霸安良 ”。大旗下是一只龍 頭舟的大戰船,船頭之上放著一張椅子,上面端坐一人,頭戴分水魚皮帽,日月蓮子箍,身穿香色魚皮水衣水靠;懷抱鎮鐵狼牙鉆,脅下佩刀;面如白玉,唇似涂脂,年有二十余歲,五官端正,品貌不俗。后面跟定二十四員五虎上將。

            此人是誰呢?原來,這支人馬乃是福建聚泉山的笑面閻羅

            張二虎。只因張大虎死在鐵善寺,他得著這個信息,先派人把兄長的靈柩請回原籍,又派人探聽神力王與穆將軍的軍需如何。

            忽一日,探馬來報說 :“神力王被困蟄龍峪,穆將軍鏖兵定源 山 。”這張義為人精明,熟讀兵書,文武全才,遠韜近略,樣 樣精通。他一想:“這聚泉山當時兵精糧足,大清自定鼎以來,君正臣忠,五谷豐登,萬民樂業。如今妖人煽惑愚民,私立邪教,刀兵不息。我恩兄王天寵久歷軍營,被賊人拿去,現今不知死活。我兄長也死在他人之手。我起合山之兵,滅邪教,報君王水土之恩;捉吳恩,替我兄長報仇雪恨,此乃萬全之策。”

            想罷,主意已定,把二十四座海島的眾頭目全都請來,大家共議進兵大竹子山。那些大小頭目無不從命。張義擇了吉日,點動三萬水軍兵丁,六十號大戰船,是日齊備。調齊了眾將,聚集二十四座海島大小頭目,即日上船起兵,放了三個大炮,浩浩蕩蕩,旌旗蔽日,直殺奔云南府而來。

            非止一日,這些戰船到了大竹子山山口以外,派人去探賊人的信息。這一日,探馬來報,說 :“賊勢浩大,邪術甚是厲 害,穆將軍連敗了數陣 。”張二虎聞聽此報,派人擇了這座白 鶴山,把船只俱都停住,安下營寨,排好了船只,分為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五營四哨,出入有門,進退有法,諸事已畢。這日才用完了戰飯,忽有探馬來報說 :“賊人離此不遠,請主帥定 奪 !”張義吩咐 :“再探 !”不多時,又有小校來報說 :“八卦教賊人前來討戰。”張義一聽,氣往上撞,派青眼龍王童成、銀面哪吒童英為左右翼,派于慶為先鋒,張義自居中軍,點了五成隊伍,殺出營門。只見正東旗幡招展,號帶飄揚,有二十余只大戰船。當中有一只虎頭角,上面坐定一個老道,發須皆白,頭戴九梁道巾,身穿杏黃緞子道袍,腰系水火絲絳,足下白襪云履;身后背著五云筒,懷中抱定一桿杏黃旗子;面如銀

            盒,頷下一部銀髯飄灑胸前。左右兩邊站有七八員賊將,下面兵丁各按隊伍排定。來者正是白練祖。站在船頭之上,用手一招,說道 :“來者可是福建聚泉山的寨主,你等是來投降?是 來助陣 ?”張義說道:“你是何人 ?”這白練祖自通了名姓。

            那張義說道 :“原來你就是那八卦教中之仁和教主化地無形白 練祖么?我等此來,也不是投降,也不是來助你等打仗,我等是替天行道,剿滅亂賊。只因我兄長被爾等所害,我特意前來替我兄長張大虎報仇!你等要知道我的厲害,趁早投降,免遭殺戮之苦。如若不然,定叫爾死無葬身之地!我是福建臺灣聚泉山公道三寨主笑面閻羅張義,又名張二虎是也。速速倒戈求降,饒爾不死 !”白練祖一聽此言,說 :“好孽障,你真不知自愛!我山人豈容你這無名小輩猖狂 !”口中念念有詞,說聲 “敕今 ”,照定張二虎隊中一指 ,少時天昏地暗,狂風大作,飛沙走石,直撲聚泉山的兵丁面門打來。白練祖催動三軍大隊,沖殺過去。張二虎見事不祥,傳令 :“急速撤隊 !”傷損了二百多名兵丁,帶傷者不計其數。

            回歸本營,張二虎悶悶不樂,氣憤不平 ,心中一想,說: “好哇,我初次來至此處,就被這妖人打了一個敗仗,我心中甚是不平,不免我今夜晚前去哨探賊人的下落 。”想罷,吩咐 手下人擺酒,自己在中軍帳內,把于慶叫過來,說:“于賢弟,我今夜晚要前去刺殺妖人。如要成功,我至五鼓定然回來。我要至五鼓不回來,那時這營中的大事全歸于賢弟你執掌 。”于 慶說 :“兄長請放寬心,你要能把妖人結果了性命,此乃是英 雄之志,除卻了一大害,免動刀兵之災 。倘若不能刺殺妖人, 明日我起合山之兵,與兄長前去報仇!”三人談話,天已不早。

            張義吃了幾杯酒,用完了晚戰飯,收拾停妥,帶上隨身的兵刃,換好了水衣水靠,暗帶夜行衣包,聽了聽外面天交二鼓,辭別

            了于慶,出離船艙,翻身跳入水中。

            一直往東走了五六里地之遙,見賊人營寨連綿不斷,周圍都有戰船。自己又往南浮水,到了這座水師營門首,沉身入水,把那攔江索給摘下來,縱身進去 。到了里面,忽聽鑼聲一片, 自己躲藏在暗中一看,原來是巡查水師營之人。連忙躲開,到了無人之處,仔細觀看,但則見一只九龍大船,船頭上有兩個大燈籠,上面有紅字,是“巡江總寨”四字。下邊放著一張椅幾,上面端坐一人,乃是一位半老的英雄,年有半百開外;頭戴三角白綾巾,雙插白鵝翎兒,身披白緞子箭袖袍,外罩白緞子,上繡三藍花的跨馬服 。笑面閻羅張二虎看罷,心中一動, 說道 :“這廝莫非就是靜江太歲張寶么?看此人的長相不甚出 奇,乃是無名之輩。我張義要殺,總是殺那有名上將,何必殺這犬牛無能之人,算不了什么英雄 !”自己想罷,一直往南又 浮半里地之遙,只見眼前有一排戰船,上面燈燭輝煌,各船上照得明亮。

            張二虎方才往南走了不遠,只見那邊船上跳下一人,手使二把純鋼蛾眉刺,威風凜凜,相貌堂堂,看年歲約有十四五的光景;穿著一身水衣水靠,沖定張義就是一鋼刺。張義往旁一閃,拉出刀來急架相迎。二人在水中大戰七八個照面。忽聽上面傳鑼一響,人聲一片,遮天蓋日來了無數的賊兵,大家齊聲喊嚷 :“拿呀!殺呀 !”四面八方的水鬼兵往上一圍。張義知道事情不好,急忙往南一闖。只聽“嘩啷”一聲響亮,張義要躲也來不及了,身子撞入鋼網之內,被那些賊兵捆上了,用杠子搭著,一直的送在九龍舟大戰船上。只聽中軍帳內一聲吩咐:

            “問問來者被擒的奸細,他叫什么名字?”那手下人等答應出去,見張義說:“呔!被擒之人,你可有名姓么 ?”那張義抬 頭一看,乃是一個年幼的頑童,心說 :“竟敢前來耍笑于我!” 

            氣往上撞,說道 :“你老子為何無名姓?小兒,你且聽真!我 乃是福建聚泉山的公道三寨主笑面閻羅張義是也。你等大家俱報上名來,我是被何人所擒?也叫我死個明白。要不說明,你也是無名少姓之人也!”

            張義正然氣憤不平 ,只見從旁邊過來一人,說 :“朋友,你別生氣啦!我給你把繩兒解開,你可別走,有一個人要見見你 。”張義說 :“你既把我放開,我要走便不是英雄了!誰要見我?你帶我去 。”那人把張義放開來,帶著他一直的進了西 邊一個大戰船,到了艙內一看,里面圍屏床帳一概俱全。當中一張八仙桌兒,兩旁各有太師椅子。張義落座。那人給他送過一杯茶來,說 :“張二爺,你先喝這杯,我家主人這就過來。” 張義點頭答應,喝了這碗茶 。等了有半刻之時,見有人前來, 心中納悶:“是何緣故呢 ?”又見從外面進來兩個童子,送來 了幾樣菜、一壺酒,放在桌兒上,說 :“張二爺,你先喝一盅 酒,我家主人這就過來相陪。”張二虎看這樣款待,心中一動,說 :“我并沒有這么一個朋友。我張義今既被擒,我實指望一 死,不想我今有這一段奇遇,真乃是人生之幸也 !”忽聽外邊 童子說:“我家主人來也。”不知來者是誰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Powered by www.www.k1379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亲苹果影院